NBA下注欢迎您!

NBA下注 > 专家在线 > 吉木萨尔县牧民到准东基地打工,吉木萨尔县瞄准准东做好劳务输出

吉木萨尔县牧民到准东基地打工,吉木萨尔县瞄准准东做好劳务输出

时间:2020-01-07 00:11

自吉木萨尔县准东煤电化基地开工以来,在这里就活跃着一支由70多名哈萨克族牧民组成的打工队牞他们每天码煤的收入都在150元—200元之间。

(通讯员 马慧 赵豫新)从睡毡房、喝雪水、啃干馕到住“洋房”、开小车、兴创业,呼图壁县牧民自定居以来转变观念,念巧增收,在致富路上各显神通,过上了幸福生活。

5月29日,木垒县大南沟乌孜别克族乡党委书记王玺和乡人大主席木拉提带着70个保温桶来到新户乡一块高效节水玉米地块,看望在那里间玉米苗的乌孜别克乡女子打工队,希望大家在劳动时能喝口热水。

随着准东煤电煤化工工业园区四大基础设施工程的相继开工,劳动力输出成为吉木萨尔县围绕产业带开发全力做好的重点工作之一,技能性人才的培养、劳务用工的组织和储备等工作的完善,让吉木萨尔人卯足了劲,准备在煤电煤化工大开发中赚个钵满瓢溢。

吉木萨尔镇北泉村民包拉提汉说,我在这里打工已经4个月了,每天都给我发现金,我的收入现在有7000多元钱,村里人一听说我4个月的收入顶他们在家种地干几年的收入,都跟着我到这里打工来了。在包拉提汉的带动下,村里的30多名哈萨克族牧民来到准东煤电化基地从事码煤工作。据五彩湾联兴劳动服务公司经理李军旗说:由于我公司及时发放兑现工资,现在在公司打工的牧民越来越多,目前给牧民发放工资总额达到100多万元。

9月15日,走进呼图壁县石梯子乡多斯托克村阿合特列吾新鲜奶制品店奶味飘香,村民叶尔包拉提·沙兰和妻子玛合莎正忙着做酸奶,这20多瓶纯手工制作的酸奶贴上绿色食品商标即将送往乌鲁木齐。

乌孜别克族乡是一个居住分散,以牧为主,牧农结合的乡,全乡以乌孜别克、哈萨克族聚居为主的6个民族,遍及东沟、南沟、阿克喀巴克三个村。昔日这些游牧民族放下牧鞭,实现了定居,扛起了锄头,走上了田野。定居二十多年来,他们在乡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学技能,转观念,一个个走出祖祖辈辈封尘的家门,各显其能,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编织着自己从逐水草而居到新型农民转型的梦想。

4月8日,在吉木萨尔县成职教中心的化学实验室里, 120名煤化工班的学生正在认真的做着化学试验。这是继去年该县成职教中心为先期入住准东的神东天隆集团公司培养100名劳务工人后,新招收的三年制1+2中专班学生。由于准东巨大的发展前景,吸引了众多年轻人意欲投身到此项事业中增收致富。成职教中心原计划招收240人,实际报名达到了540人。为改变教学区拥挤、狭小的现状,吉木萨尔县党委、政府决定,出资为县成职教中心建一座包含教学区、实训区、运动区和生活区等占地150亩的新校舍,并向社会公开招聘了6名专业教师,以满足教学的需要。

叶尔包拉提·沙兰说:“我们哈萨克族婚丧嫁娶不喝酒,就喝酸奶,婚丧嫁娶前,都会早早把最新鲜的牛奶做成酸奶,用最香醇的酸奶宴请宾客,这些酸奶就是乌鲁木齐顾客买上去准备儿子结婚时候喝。”

木垒县乌孜别克族乡的农牧民头脑灵活,善于经商,在劳动力转移方面,该乡有支女子打工队、准东劳务派遣队、东沟运输队、民族建筑队、装修小分队、定居牧民手工加工队、服务行业等各领域都活跃着乌孜别克乡的农牧民。

准东五彩湾千万吨露天煤矿开工后,吉木萨尔县农村富余劳动力有了更为便捷的增收途径。三台镇六户地村维吾尔族打工队、吉木萨尔镇百泉村哈萨克族打工队等农民工活跃在装煤一线。冬季装煤高峰时期,每人每天的装煤收入都在150元左右。为了有计划、有组织的协调农民工在五彩湾务工,县劳动力转移办公室先期组织人员对全县农村富余劳动力进行了普查,调查统计到有转移意向的农民近800人。准东五彩湾煤电煤化工基地服务中心转移办深入矿区定期摸清开工煤矿用工人数,做到企业有需求驻地能输出。县转移办主任刘忠说:“考虑到今年四大基础设施建设全面铺开,用工量大幅度增加,转移办根据企业用工工种的不同需求,储备了技工、普工等人力资源,已备企业所需。”天气逐渐转暖,中铁一局施工队进驻施工现场,施工队通过劳动力转移信息网络,找到了他们急需的6名搬运工。

十年前叶尔包拉提·沙兰还是山区里放牧的牧民,2005年根据牧民定居的政策,叶尔包拉提·沙兰定居在石梯子乡开始了6年的打工生涯。四处漂泊打工生活让叶尔包拉提·沙兰感到居无定所,于是叶尔包拉提·沙兰买了3只奶牛搞起养殖。

乌孜别克族乡女子打工队受欢迎

日前,在该县组织召开的劳动力转移政企对接会上,县就业局、劳动力转移办、人事局等单位纷纷制定出针对煤电煤化工劳动力培训与转移工作计划,全方位、多角度的为企业和务工人员做好服务工作。

叶尔包拉提·沙兰说:“搞养殖的日子比打工好过很多,但是牛奶现在越来越不好卖,特别容易变质,有时候为了能卖出去就便宜把牛奶卖了。我就想到牛奶做成酸奶可以延迟保质期,酸奶又是哈萨克族宴席上必不可少的饮料,于是我就想到做酸奶。”

如今的哈萨克妇女已经告别了一壶奶茶、一块囊的时代,她们纷纷走出家门,走上田野,成立了自己的女子打工队,用勤劳的双手,实践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2008年,吉木萨尔县计划新增转移农村劳动力24200人,实现劳务总收入6827万元,农牧民人均劳务增收130元。并计划完成24200名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任务,其中引导性培训7260人,职业技能培训9680人,岗位培训7260人。这个县建立健全了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统计台帐制度,建立了以户为单位的农村劳动力基本情况台帐档案,对全县农村劳动力的性别、年龄结构、技术专长等全部进行分类登记。县财政每年拿出部分资金,对运行规范、效益明显的劳务打工队,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给予资金扶持和奖励,对参加培训的农村劳动力进行培训费补助,激励农村劳动力积极主动地参加技能培训,提高向二、三产业转移就业的能力。围绕五彩湾煤电煤化工基地施工进展情况,该县通过抓宣传动员引导,培育典型;定期召开用工对接洽谈会,搭建劳动力转移平台等方式,计划组织2000名农村劳动力开展长期务工创收。同时,该县还要求每个乡镇新组建2个以上,标准为:50人以上,常年劳务创收达到100万元以上,管理规范,运行良好的劳务经济合作组织,进一步提高全县劳动力转移工作的组织化和规范化程度。

随着市场需求加大,叶尔包拉提夫妇向工商部门注册了“阿合特列牌酸奶”商标,凭借打商标这一招,叶尔包拉提·沙兰的酸奶一下从呼图壁的土品牌变成抢手货,每个月的销量也一举突破2000桶。

乌孜别克族乡这支女子打工队,按照主人的需求,她们一字排开,仔细地拣着出土不久的玉米苗。看到乡党委书记王玺来看望大家,打工队队长阿依木汗高兴得迎上来握着王玺的手介绍他们打工队的情况:

这支哈萨克族女子打工队成立于2008年,刚开始她和丈夫达列提别克骑着摩托车外面找活干,夏天农活多收入也不错。阿依木汉看到村有许多妇女都闲散在家,就发动周围的姐妹同他一起外出打工,围着锅台转的哈萨克妇女一听外面干农活,都不乐意跟她去,说每天晒着太阳又热又累太受罪。阿依木汉就耐心得劝家庭较贫困的几位姐妹说:“你们每天呆在家里一分钱也进不来,吃一袋面粉都要借钱,钱借了终究要还的,我在外面打工每天能挣上百元钱呢,这钱就装进自己口袋了!”经过她这样耐心劝说,许多人动了心,于是逐渐有十多个姐妹和他一起去打工。

刚刚成立的这支打工队,有的人就不太适应,可到了劳动现场,按照小时拿工钱,每个人一档儿,谁也不愿意留在后面。队长阿依木汗说:“每天早晨六点半进地,一天干9个小时,每人能挣100多块钱。”

牧民卡比然说:“刚开始干这样的农活还不太适应,起得又早,回来的又晚,中途还在外面吃饭,还按照主人的要求完成好任务。早上起床浑身酸痛,干几天就好了。”牧民哈尼帕说:“干一天的农活虽然很累,但每天下午就能挣到100块钱,心里就高兴了。”

乌孜别克族乡党委、政府适时走到打工队伍中间,从心理上疏导,从人文上关心,从物质上精神上予以鼓励,打工队伍从刚成立时30多人,发展到现在70多人,成了一支当地田间农活的行家里手。五年来,她们活跃在附近农区乡镇的田间地头,从春种到秋收,随处可见女子打工队的身影。

阿依木汗说:“干活都给对方留下联系电话呢,农户有啥活,只要一个电话,我们就安排调整人员去干活。从春种开始,我们就开始进地,比如接管子、拣苗、掰玉米等,一直要忙到秋收完才能闲下来。”

今年50岁的恰里帕自从丈夫去世后,家境陷入贫困,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自从跟随阿依木汉打工以来,每年收入2万元以上,日子越过越好,今年她还给儿子准备婚事呢!

看到如此诱人的收入,许多男丁也参与其中,正好弥补了有些妇女干不了的活,比如背着农药箱打药,每天能挣200元钱呢!

为了抢时间干活,临近中午,她们就在地头拿出自带的干馕和茶水,凑合在一起将就着午饭,稍稍一歇就匆匆忙忙投入劳动当中。王玺被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所感动,竖起大拇指称赞大伙好样的,今天特意来鼓励牧民用勤劳的双手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当了解到大伙外出打工交通不便时,当即答应为大伙购买一辆专用客车解决外出打工问题。

一天的打工生活很快结束了,这时候也是他们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她们用汗水和双手换来了一份辛苦的报酬。按他们的话说,春秋打工田地里挣钱,冬季在家里搞刺绣照样暖暖和和挣钱,这就是这支是女子打工队的一条产业带致富链。

我骄傲在家门口当起了产业工人

乌孜别克族东沟村地处天山北麓环山地带,距县城40多公里,全村150户人家依靠传统畜牧业维持生计。无商不活、无商不富,自从去年5月新疆宜化东沟矿业开工以来,面对巨大的商机乌孜别克族乡的牧民思想意识很快转变,有49户牧民靠湖北宜化在东沟的矿山开发,逐渐从传统畜牧业向二、三产业转型,牧民在家门口就挣到了大把的票子。

如今东沟村有57名农牧民参与矿区工作,除32名产业工人外,其余为维修工等月工资3600元以上。还有17名农牧民自己购买了货车跑运输。驾驶员达吾列提说:“我在这里拉矿石一年多了,每天拉3趟,一天能挣800多块钱”

沿路两边的牧民也纷纷开起了饭馆、开设了加水洗车点。牧民哈那提说:“我将自己家的牲畜代牧别人,自己买了水泵和水桶,利用路边的山泉水开了一个加水洗车点,加一辆车收3块钱,每天收入150元左右,现在周围已经有5户加水点了。”

牧民杜满看准矿区的商机后,当机卖掉了自家的90只羊,购买了一辆货车拉运矿石,每月可以挣到2万多块钱,后来以每用4500元工资雇佣了一位司机专门拉运矿石,自己又买了一辆小车专门在矿区搞服务赚钱。

他的妻子马依努尔在路边开了一家“矿山特色民族饭店”,虽然门面不大,生意倒是红红火火,每天早上三点钟起床准备包子、菜盒子、奶茶等早餐,中午则买拌面和拉面等家常便饭,全部供矿区来的人吃,每月能挣4千多块,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马依努尔说:“现在这个房子有些小了。我还计划盖一间大的餐厅,扩大生意规模。”

看到他们干劲十足,新疆宜化东沟矿业有限公司张明表示,企业优惠政策扶助当地牧民发展,支持他们修建新餐厅给予红砖补助。

搞运输的、办饭馆的、搞旅游的,加水的,是这些久居大山的牧民把路边经济搞火了。

牧民阿黑达在路边设了3座蒙古包,经营度假村,丈夫艾沙吾贩运牲畜,这里的熏马肠、手抓肉成了抢手货。阿黑达说:“我2010年开的这个度假村,去年5个月赚了3万多块钱,供的两个大学生,今年气候凉,度假村的生意才刚刚开始”

善于经商理财的乌孜别克族乡农牧民在准东捞金

准东煤田沉睡在准格尔盆地东部腹地,短短的几年,这里一跃成为中国企业巨头们的投资热土,也为各县市进行劳务输出提供了平台。来这里打工的乌孜别克乡的牧民,开饭馆的、办商店的,采煤的,虽然戈壁扬起的尘土和煤灰染脏了他们的手脸,但他们用双手挣回来了大把大把的钞票。

乡党委书记王玺说:“乌孜别克族农牧民头脑灵活,善于经商,全乡3000多口人有在二道桥、阿拉山口做生意的、在吉木乃县开饭店的、在哈密修铁路的,他们还巧打时间差二月去鄯善春耕打工,四月份回乡种地,打工种地两不误。在家的妇女搞刺绣、加工羊绒毯等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

在准东煤田五彩湾大成煤矿,我们看到乌孜别克乡来这里打工的牧民们刚刚下班,回来吃饭的一位牧民沙合提别克说:“我来到这里快两年了,主要在车上垒煤,我现在是一个班的班长,虽然活儿脏点苦点,心里高兴。”

乌孜别克乡劳动力转移合作社社长乌木尔江说:“现在来这里打工的有60多人,到7、8月份来的人更多,有100多人,我们合作社给他们买了保险,并规定:来这里打工的人不准喝酒,不准赌博,经常给他们进行安全教育,现在每个人每月能挣到5、6千,到高峰期每月能挣一万多块钱。”

王玺说:“我们乡党委政府非常关心、关注外出打工的农牧民,为了让他们能走出去留下来,我们经常过来看望他们,进行心理安抚和疏导,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和家里的后顾之忧。每当乡上的干部来看望他们,大伙就非常激动,在企业同事中显得被重视有尊严,我们就是想通过这种人文关怀让他们能闯出一片天地。”

和这里打工的牧民一样,阿山和另外2户牧民带着家属,为这里打工的同乡办起了家庭饭馆,为他们营造了一处家的温馨。虽然他们的烹饪手艺不高,但经过乡上的培训,地道的民族风味饭菜,也吸引来了不少到这里过把美餐瘾的外疆人。

阿山说:“我在煤矿上干活,来这里快两年了,休息下就帮妻子在饭馆干活,每天晚上营业到11点,一年能挣个10万多。”

妻子哈孜依娜说:“早上4点起床做早饭,做的都是的最畅销的家常饭,还专门为民族准备了奶茶粉。一天下来好的话最多能挣800多块,要是早几年出来的话就好了,可以挣的更多。”

在家门口也能闯出一片天地

朴实、憨厚的乌孜别克族乡牧民经过多年市场的洗礼,他们清醒的认识到了穷策思变的道理,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就把家乡优良的传统和木垒吃苦耐劳的咬牙沟精神带到哪里。

和准东煤田打工的牧民一样,在本乡本土打工的牧民居马提,通过几年的摸爬滚打和乡上举办的劳动技能培训,他现在不仅种植蔬菜大棚,还成了一个打工闯市场的带头人。

居马提说:“过去我们给别人打小工,工钱按时拿不上,现在我把村上的一些富裕劳动力集中起来,承包一些小的工程,工程一结束就可以结账,拿到工钱。我们已经干了三年了,今年已经修了两幢房子了。”

在阿克喀巴克村和白杨河定居点修建现场,笔者看到,这些牧民他们的一招一式就像一个行家里手。

居马提说:“将来我还想把建筑队扩大一些,抓好培训,让更多的兄弟出来打工挣钱,打响我们乌孜别克族乡牧民建筑队的牌子。”

牧民哈力木江说:“我是在居马提的建筑队干活,工程完了就可以拿到钱,去年在别处干活一天130块钱,现在有了自己的建筑队,今年一天挣150块钱。”

这个乡活跃着3支小小的建筑队,少的几人,多的达到40多人,他们在各乡镇揽工程,有的在外县牧区一展身手。

牧民阿曼交力通过几年在县上建筑队学习手艺后,当上了建筑队队长,带领本村的牧民到昌吉、呼图壁的牧业乡镇揽活修建房屋和暖圈,由于和当地牧民语言相通,他们的建筑队很吃香。

近几年,乌孜别克族乡劳务输出从小处着眼,大处着手,从输血型向造血型转轨,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在乌孜别克族乡有一家优惠商店,这家商店已经开了10多年,商店的主人至今还记得十多年的情景。

商店的主人王学珍说:“以前我刚办商店,每天有些牧民没事情干,就到这里喝酒、赊账,成天混日子。”

商店已见证了那段历史,现在已经找不到过去的痕迹,开商店的牧民王学珍深有感触地说:“现在变化大,一天都见不到过去混日子那些人的影子,都出去打工挣钱了。”

据统计,目前在准东五彩湾大成煤矿、特变煤矿、湖北宜化煤矿以及奇台东山煤矿等处长期外出务工牧民100多人,月总收入40多万元,新疆宜化东沟矿业产业工人月总收入26万元,两支女子打工队月总收入26万元,40多人组成的哈萨克建筑队月总收入22万元。目前,全乡外出总人数273人,月总收入1135200元。

上一篇: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牲畜转至冬牧场,2万头牲畜安全转场 下一篇:昌吉市探索农村土地适度规模经营,昌吉市开辟农村经营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