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下注欢迎您!

NBA下注 > 三国战事 > 海权兴衰与大国兴衰,中国崛起之路不能忽略海权

海权兴衰与大国兴衰,中国崛起之路不能忽略海权

时间:2019-11-26 11:53

内容摘要:海权兴衰与大国兴衰——重读肯尼迪的《英国海上主导权的兴衰》。

15世纪的欧洲人已经能够制造多桅快速、载重数百吨甚至千吨适宜远航的大船。指南针已经普遍用航海事业,而古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的地圆说,日益被人们接受。

对于大国兴衰的原因,历来是人们争相谈论的话题,也是历史学家、战略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等等的那些鸿篇巨着常常或者明确,或者隐含的主题。

近日,关于中国海权战略的话题成为热门。一方面,国际社会对中国是否在建或已建成航空母舰议论纷纷;另一方面中国国内也对海权展开了精英层面的争议。一是“两会前夕”,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主任叶自成撰文《中国海权须从属于陆权》,阐述中国大陆国家的传统观点;一个是全国人大代表、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高之国所提的“加强渤海污染治理”和“发展海洋经济”两条建议被吸纳进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种种迹象表明,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传统的“黄色”大陆性国家已经悄然发生着强国战略的“颜色革命”,即“蓝色”海权被提上日程。

大国;兴衰;海权;英国;主导权

这些为开启大航海时代提供了丰厚的基础。人类将目光转向了海洋。恩里克、迪亚士、达·伽马等大航海家先后远航,到达非洲的好望角,亚洲的印度。

不过,切入主题的角度却是不同的。修昔底德认为,“民主思想是雅典陷落的原因。爱德华·吉本则认为基督教是罗马衰落的主要原因。近代,保罗·肯尼迪将大国的没落统统归咎于‘帝国思想的过度膨胀’。贾雷德·戴蒙德在《崩溃》一书中则将“环境破坏”作为罪魁祸首。”艾米·蔡着:《大国兴衰录》,新世界出版社2013年版,《导言》第2页)当然,蔡也给出了结论,就是:“虽然存在着巨大差异,但历史上的每一个超级大国,那些虽有争议但确实几乎获取了全球霸权的国家——至少按当时的标准来看——在其兴起到鼎盛时期都表现出突出的多元化和融合特征。事实上,无论哪一个帝国,宽容性都是其获得世界霸权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同样令人惊讶的是,每一个帝国的衰落也都无一例外地表现出狭隘,仇外,强调所谓的种族,宗教或人种的‘纯化’。但是,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个令人感到矛盾的地方,融合同样可以播下帝国没落的种子。几乎在每一个帝国的发展史上,融合最终都会导致一个临界点,此时它会引发社会冲突、仇恨和暴力。”

客观而言,中国除了960万平方公里的陆上领土,中国还有1.8万多公里的海岸线及1万多个岛屿,近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中国海洋大国的地位是无可置疑的。对此,中国国家胡锦涛主席也强调建立强大海军和发展海洋经济的重要性。作为海洋大国,不重海权,没有长远的海权战略,不具强大的海军力量,显然是中国强国之路的战略性瑕疵。故笔者赞成中国走海陆并重的强国之路,眼下应该重视海权战略。

15世纪以来的地理大发现以及科学技术进步极大地拓展了国家间竞争的舞台。原先国家间的竞争演变为世界范围内的大国地位和主导权之争。在几百年时间里,西班牙、荷兰和英国都曾先后竞争海上主导权。英国更是借此成为世界帝国。二战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新的超级大国。海权是地缘政治的核心议题,而地缘政治又与大国兴衰密切相关。战后国际关系虽以和平发展为主流,但各国对海权的争夺并未停止,近几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南海问题、索马里海盗等一系列国际争端都与其密切相关。重读肯尼迪的《英国海上主导权的兴衰》,有助于我们从国家战略的宏观层次审视海权在当代国际关系中的表现和意义。

​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大航海时代开启了新的篇章。欧洲通往美洲,亚洲的贸易航线开启,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等等国家通过海上贸易成为世界大国。这些国家的所有行为和目的都是开展贸易。

的确,以上说法都有其合理之处,精辟之处,但在本文看来,这些说法只是指出了大国兴衰的某些现象,而没有看到那些失败者也经常具有以上说描绘的特征,比如,就说宽容,不仅胜利的超级大国如此,很多失败的一般国家甚至大国超级大国也会经常如此的,但宽容对这些国家并没有什么帮助,或者帮助比较有限,并不能促成其成为超级大国。更何况,很多超级大国衰亡时并未放弃其宽容的政策,所以,大国兴衰的原因是多重的,可以把这个原因列成一个很长的单子,这正如基辛格在分析奥匈帝国时所说那那样:“直到十八世纪末,奥地利帝国仍是欧洲最具活力的国家之一。即使到一七九五年,普鲁士爱国人士施泰因还认为奥地利帝国比普鲁士更团结兴旺。但如今随着俄国部队向西进军,首先波及的就是奥地利帝国,将其变成了一所‘各民族的监狱’。并不是政府体系变得更具有压迫性,而是它的合法性越来越受到质疑,因为监狱不仅可以是物理建筑还可以是一种心理状态。十八世纪的时候谁也不会仅仅因为哈布斯堡皇帝代表了一个德意志人统治的王朝就认为他是个‘外国人’。而到了十九世纪这却成了一条常理,且防备情绪造成了适应困难,所以奥地利的政策注定越来越僵硬。奥地利没有变,但历史却开始抛弃它。”亨利·基辛格着,冯洁音,唐良铁,毛云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5年版,第11-12页)那么,是否有一个根本的原因立于以上各种原因之上,给我们一个更深刻、更明确的指引呢?

海权从属陆权的观点不合时宜

本书作者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是近二三十年来极负盛名的国际关系史和战略史学家,著有《大国兴衰》等一系列重要著作。《英国海上主导权的兴衰》成书于1976年,比《大国兴衰》早约十年。与后者宏大的叙事视角不同,本书以英国为主线,分“崛起”、“鼎盛”和“衰落”三部分讨论了英国海权自17世纪初一直到二战后盛极而衰的过程和机制。

图片 1

二、海权、陆权与西方的大国兴衰

笔者以为,叶文的意义在于谨慎的夯基固本,但其通过晚清北洋舰队覆灭的教训、中国海洋军事技术的落后和中国不同于西方国家的近海战略出发,强调中国海权应该从属于陆权的观点显然不合时宜。这种僵化的应然观点的误区在于:一是中国上升的国情远远不同于晚清腐败倾颓的国势;二是中国的海洋军事技术落后不是制约中国发展海权的因,而是中国忽略海权之果。中国有世界领先的陆空军事技术,海洋军事技术可以通过战略转移在近期改善;三是中国要崛起,要成为全球性强国,必然要走其他大国全方位发展海陆空的战略模式。因此,厘清这种似是而非的应然观点才会正本中国发展海权的必然性。

全书以马汉《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一书所确立的海权观出发,提出了三个核心观点。其一,海权与经济之间具有极密切的联系;其二,海权对大国地位的重要影响以16世纪初到19世纪末这段时间最为明显;其三,海权不是全部。英国依靠海权和陆权之有机结合才成就大国地位。

这是一种史无前例的世界大国发展史,它的国家发展是以贸易加扩张的政策。而不是像以前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汗国、奥斯曼土耳其等等国家,谋求土地侵略扩张达到称霸世界。

本文认为,大国兴衰的根本原因是海权和陆权的掌控和其复杂的转换。而不是说海权国家就是纯粹的海权国家,陆权国家就是纯粹的陆权国家,甚至进而把海权国家视为海洋文明,蓝色文明,陆权国家视为大陆文明,黄色文明,从而把变动不居的海权陆权关系僵化为蓝色黄色文明,使复杂的动态的大国兴衰的活剧变成为提线的木偶剧。

大国崛起依托海权战略具有普遍性

与马汉不同,本书强调海权的价值不仅存在于军事领域。在作者的宏大视野下,海权不仅被看作是国家实力上升的结果,而且成为“大国崛起”因果链上的一环:国家经济力量上升促使海权加强,海权加强带来包括军事胜利、殖民地扩张、国际规则制定权等一系列回报,并由此带来经济、贸易和制造业的繁荣。这种繁荣又促进海权的加强。因此,本书对海权问题的研究实际上超越了战略学的范畴,并将其作为国家崛起机制中的重要一环加以分析。

这两种不同的世界大国发展政策形成了两种不同的理论海权论和陆权论,也由此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国家海权国家和陆权国家。

1890年美国人马汉已经提出了“海权论”。作为英国人的麦金德理应更明白“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的道理。以下是“海权论”的主要观点:

1. 谁掌握了世界核心的咽喉航道、运河和航线,谁就掌握了世界经济和能源运输之门。

2. 谁掌握了世界经济和能源运输之门,谁就掌握了世界各国的经济和安全命脉。

  1. 谁掌握了世界各国的经济和安全命脉,谁就控制了全世界。

海权国家的首要目的是贸易,其希望通过贸易壮大自己国家的实力,其次是占领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土地,尤其是海上能够控制重要航道的岛屿或者运河。

因此海权国家的军事重点是建设一支强大海军,来保护自己的海上贸易,甚至用炮舰政策达到贸易扩张。这些国家通过制定贸易规则,货币政策,建立殖民地,推动工业革命达到自己的贸易主导地位。

图片 2

一战前夕,着名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提出了陆权论。陆权论的主要观点:

​谁统治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

谁统治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

谁统治世界岛,谁就控制了全世界。

着名美国地缘政治学家斯皮克曼则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谁支配着边缘地区,谁就控制欧亚大陆;

谁支配着欧亚大陆,谁就掌握着世界的命运”。

陆权国家的首要目的是土地,通过侵占土地,掠夺土地上的资源和人口,其对于土地不论内陆还是沿海或者岛屿都是有无尽的欲望。贸易则是其次。

​陆权国家的军事重点则是建设一支强大的陆军,来巩固自己侵占的土地和霸权地位。这些国家谋求大称霸大陆,制定霸权规则,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

应该承认,从人类历史上的大国兴衰来看,那些最终获得霸权的,并不仅仅是海权国家,而是有海权国家,也有陆权国家的,甚至获胜的大多不是单纯的海权国家和陆权国家,而是同时获得陆权和海权的国家。之所以如此,是每当海权国家和陆权国家相遇时,多数情况下获胜可能性较大的还是陆权和海权兼备的国家。而若不能兼备,则获胜的国家就没有一定之规,有时是海权国家获胜,有时是陆权国家获胜,这要看具体的力量组合和国内国外的形势。

从500年来大国崛起的轨迹看,重视海权是崛起之道。葡萄牙、西班牙的崛起源于大航海时代的来临,依靠开辟新航线、发现新大陆实现全球性物资流通和掠夺性贸易而完成。这一方面需要国家对商船航行贸易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强大海军力量的构建。荷兰、英国等随后的兴起,同样是利用海洋战略实施全球贸易的结果。及至美国崛起,两次世界大战,列强们既是出于海洋战略带来的殖民地利益的争夺和贸易主导权之争,而解决此类冲突的战场也有相当部分集中于海洋上。战后,美苏冷战和主要强国也都靠航空母舰的游弋来确定本国战略边界的动态扩张。切莫说传统意义上的美日英等海洋强国的崛起实例需要中国借鉴,就是法德传统大陆型国家依靠海洋战略支撑其大国地位的努力也值得中国学习。更有印度这样的后起之秀,其强国战略中也时刻秉承“印度洋战略”。须知,中国是个海洋大国,而且立志和平崛起。在群雄逐鹿或曰多极格局的大国政治棋盘上,中国怎能忽略海权呢?而且,作为陆上强国,中国已经有过数次盛世的辉煌,但最终还是被海洋强国所击破国门而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就此而言,中国也须走出陆权强国的桎梏而同时以“海权、陆权两条路走路的方式”实现中国更开放更多维的大国崛起。

英国海权与国家实力互动链条的运转得益于两个关键条件:第一,英国的经济力量在17世纪得到迅速提升,并扭转了早期斯图亚特王朝时期海军贫弱的局面。第二,英国迅速积累的财富被用以发展海军,而非其他领域。在作者看来,这两个条件的达成,主要取决于三方面条件。一是现代财税制度的建立使政府可以迅速通过公债和税收等方式弥补战争消耗;二是重商主义和自由主义形成“以商养军,以军护商”的互利格局;三是一个成熟的和主要由资产阶级掌控的议会。议会在17世纪取得的决定性胜利将海军从君主所有转变为国家所有,为海军的发展拓宽了渠道。

海权国家和陆权国家之间的较量到来了。

1588年,伊丽莎白时期对西班牙无敌舰队的大获全胜,正式确立英格兰王国作为海上霸权的地位,又通过和西班牙、法国之间的七年战争,骄傲地自称“日不落帝国”

图片 3

其统治面积达到约3400万平方公里领土,面积最大时期,覆盖了地球上四分之一的土地和四分之一的人口,成为了世界历史上跨度最广的国家。

英国人声称“罗马人征服世界用了三百年,我们征服世界只经过三次战役,而目前的世界比罗马时代扩大了一倍”。

英国首相帕默斯顿在1865年留下的遗言:“北美和俄罗斯的平原是我们的谷仓;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矿区;加拿大和北欧半岛为我们种树;澳大利亚为我们牧羊;还有阿根廷为我们养牛;秘鲁送来白银,南非进贡黄金;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茶,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至于我们的棉花种植园正在从美国南部向地球一切温暖的地方扩展。

1789年。法国大革命掀起了欧洲大陆摧毁封建制度的浪潮,感到恐慌的欧洲各国组建了反法同盟,企图法兰西共和国。在抵御外敌的战争中拿破仑崛起了。

拿破仑在战争中权势熏天,组建了法兰西第一帝国,当上了皇帝,而且带领法国走上了侵略扩张的道路,拿破仑谋求欧洲一统,与反法联盟进行了多次战争。

拿破仑出色的军事指挥艺术发挥了巨大作用。破仑接连五次战胜反法联盟,法国直接或间接统治了欧洲大陆的大部地区。拿破仑帝国从原来88个省扩展到130个省,国土面积达86万平方公里,人口达4400万。

欧洲大陆主要国家奥地利、普鲁士臣服于法国,俄罗斯也委屈奉迎以求自保。拿破仑的声望和势力达到顶点,这是陆权国家的高光时代。

图片 4

而作为海权国家的英国不希望欧洲大陆出现强有力的大帝国来称霸欧洲,最后称霸海上。这样的事情不符合英国的利益,英国采取离岸制衡的策略。英国联合俄国组建了第六次反法同盟。

而拿破仑出征俄国失败,欧洲各国又看到了反对拿破仑侵略和称霸的希望。1813年2月,俄、普结盟。英、西、葡、瑞、奥相继加入,结成第六次反法联盟。双方在德国莱比锡大战,法军失败,拿破仑退位,流放厄尔巴岛。而滑铁卢战役的失败,拿破仑被流放圣赫勒拿岛,拿破仑时代的标志着终结。

在海权国家和陆权国家的第一次交锋中,海权国家取得了胜利。之后欧洲大陆又崛起了另外一个陆权国家德意志帝国,而一战中以英国为首的协约国战胜了德国,海权国家取得了又一次巨大胜利。英国达到全盛时代,不论是殖民地面积和人口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局面。

古代西方的几次着名战争是可以说明这个问题的。比如希腊和波斯的战争,当时波斯是一个陆权为主的国家,希腊是一个海权为主的国家,战争的结果是互有胜负。最后马其顿的亚历山大统一了希腊,使马其顿帝国成长为一个海权和陆权兼备的国家,就打败了以陆权为主的波斯帝国。

海权战略符合中国的现实利益

应该说,这三个解释与近几十年来政治发展和现代化理论的相关观点(如现代财税体系的重要性)是相呼应的。这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者较为系统地回答了战争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问题。比较现代化研究学者,特别是历史制度主义视角的研究者,通常习惯将战争或冲突看作一个“关键时点”,并以案例为支撑,论证战争促进发展说。例如,何文凯(Wenkai He)在《通往现代财税国》(Paths toward the Modern Fiscal State)一书中对比了英国、太平天国时期的清朝和日本明治维新三个案例。面对三个案例在现代化道路上迥异的结局,作者使用“需要适度战争”这种较为模糊的语句加以解释。在此问题上,肯尼迪给出的答案则较为清晰:其一,战争必须能够促进政治经济体系的变革。英国在17、18世纪的战争行动促进了国家财税体系的完善,刺激了工业体系的发展。反之,第一次世界大战并没有改变英国自由主义经济体系之下私人资本各自为政的局面。这种经济过度自由的状态导致资本不愿意进入它认为无利可图的领域。一些新兴工业往往瞄准国内市场而不是国际贸易,造成英国错失新兴工业革命的契机,并导致工业主体逐渐而缓慢的衰败。其二,战争的消耗不能导致国家财税和贸易体系的崩溃,即“只有很快取得战果,或者付出的战争努力在经济上与国家资源是相称的,胜利才有可能”。其三,当代战争愈发不能促进经济发展。在空中打击等现代战争形态下,战争会使国家经济及工业设施遭受毁灭性破坏,“促进现代化”便无从谈起。

1933年希特勒上台成为德国元首。希特勒走走上了和拿破仑同样的道路,侵略扩张称霸欧洲大陆,1939年9月1日,入侵波兰,二战开始。

而英国却由盛而衰,无力抵御德国,只好采取绥靖政策。1939年到1941年相继占领了欧洲的14个国家,并且把罗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变为自己的仆从国。

德国的崛起是不符合英国人的利益的,但是其实力不济。只是希望德国进攻苏联,从而联合苏联,好让苏联和德国两败俱伤,而其则从中渔利。

希特勒于1941年6月22日,进攻苏联,俄国严寒的冬天非常不适合作战。希特勒重蹈了拿破仑的覆辙,陷入了苏联的战争泥潭,而无法自拔。

而东方的日本也走上了陆权国家的道路。日本是海岛国家,但其崛起的时候,大航海时代已经结束,加之其国土,多地震少资源。对于土地的欲望远远大于贸易。其再跟清廷和沙俄的战争中尝到了甜头,日本制订了一系列侵略他国称霸世界的计划。

《田中奏折》:“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则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是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

虽然这份《田中奏折》是伪作,但是日本之后的做法与其不谋而合。在1937年7月7日,日本制造卢沟桥事变,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

图片 5

日本虽然走陆权国家的道路,但是其拥有强大的陆军和海军。这是其海岛国家的性质和其陆权国家的道路相矛盾而造成的。

大航海时代造就了西班牙帝国,大英帝国,而工业革命则造就了美国。美国凭借其独一无二的地理优势,再加上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助力,在经济上早就超越了老牌大帝国英国。

英国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开启而强大,也伴随着大航海时代的结束而没落。美国继承了英国的衣钵,在贸易规则,货币政策和工业革命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殖民地理论随着民族独立意识和解放意识的的高起而没落。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参加二战。德国陷入了苏德战争的泥潭,而日本人也无法占领中国。德国和日本陷入两线作战腹背受敌的境地,很快就失败了。1945年5月9日,德国正式签署无条件投降书。1945年9月2日,日本签署无条件投降书。

又比如,罗马与迦太基的战争,迦太基是一个海权为主的国家,罗马则是一个陆权为主,但兼备海权的国家,结果,开始的时候,罗马因为海权的弱势,先后三次在海上败于迦太基,直到第四次海战,屡败屡战的罗马海军终于打败了迦太基的海军,迦太基从此处于劣势的状态。尽管后来迦太基也发展陆权,占领西班牙做陆上的基地,并诞生了一个不世出的伟大统帅汉尼拔,一度在堪尼之战中大获全胜,歼灭罗马大军8万人,使罗马几乎陷落,但由于罗马陆权的强大,虽然主力军团被歼,仍能顽强地复原其陆上军团,保持住了罗马的威严。而同时,汉尼拔作为陆战的伟大统帅,他并没有可与罗马抗衡的海军,罗马遂利用海权的优势,强行隔断了汉尼拔和其西班牙根据地的联系,使汉尼拔疲于奔命,最终战胜了汉尼拔和迦太基。

从严峻复杂的地缘政治危势分析,中国重视海权战略也是迫在眉睫。在中国的东南沿海,从1949年代美国构筑的对华岛链封锁环环相扣,美日军事同盟针对台海的意向越来越明显。更重要的是,眼下日澳两国又实现了对华的战略牵制。虽然日澳军事合作同美日安保条约有所不同,但美日澳针对中国的政治军事同盟---“亚洲北约”已经形成。三国均为海洋强国,美国第七舰队虎视眈眈,且经常在台海危机时巡游示威。随着中日钓鱼岛争议和东海油气田争端的扩大,中国海洋国土的缓冲空间日益被压缩被蚕食,加之中国在南海诸岛和东盟相关国家存在领土争端。这就意味着中国从南部一直到东北沿海处于被亚太海洋大国环伺包围的窘境。此时若不通过海权战略予以突围,不构建强大的海军力量形成威慑军事,严峻的地缘政治形势会逼迫中国成为单一的大陆国家。而中国的陆上周边形势更为危险多变。为了中国的发展空间,为了中国的核心国益,海权只有从陆权的束缚中解放出来,通过远洋的军事力量扩展才能够打破这一地缘危势,才能形成利益均衡的亚太博弈棋盘,中国才能盘活发展和崛起的困局。

本书的后两个核心观点主要解释了英国海权衰落的原因。作者提出,单纯掌握海权并通过海上封锁的办法拖垮敌方往往是办不到的。该战略在面对拥有大纵深且较少依赖海外资源的国家时尤其无力。同时,如果没有陆军的配合,海上主导权也不能单独发挥作用。得益于岛国的特殊地理条件,英国可以将资源优先用于发展海军,它成为英国建立海上主导权的条件。而在一战和二战中,英国需要在陆军和空军建设上进行额外的投入。此举加快了其海权衰落的步伐。此外,作者敏锐地指出,铁路运输的发展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陆权重要性的回归。因此,“成功的大国将是那些拥有最强大工业基地的国家。它们处在大陆的中心还是位于一个岛上都不再重要;那些拥有工业实力、创新及科学力量的国家将能够击败所有其他国家”。

二战后,殖民地逐渐瓦解。美国和苏联在战争中崛起,成为两个超级大国。沙俄时代的侵略扩张给苏联留下了极大的影响,对于土地的贪婪和出海口争夺。苏联逐渐走上了陆权国家的老路。

苏联是当时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和人口第三多的国家。疆域横跨东欧、中亚、北亚的大部分;陆上与挪威、芬兰、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土耳其、伊朗、阿富汗、中国、蒙古及朝鲜接壤;与瑞典、日本、美国的阿拉斯加州和加拿大隔海相望。

图片 6

苏联地跨欧亚两大洲,位于欧洲东部和中亚、北亚。东西最远距离达1万多公里,南北约五千公里,总国土面积达到2240.22万平方千米,与北美洲面积相当。

美国则凭借自身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和广袤而优质的国土,主导了世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美国人秉承了英国人的理念“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为了各自的利益,美国和苏联走向了对抗,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博弈不再是战争而是一种新的对抗形式冷战。冷战对抗通常通过局部代理战争、科技和军备竞赛、太空竞赛、外交竞争等“冷”方式进行。

双方组建了,各自的盟国集团北约和华约。盟国之间的联系不再是以往的军事同盟,而是政治、军事、经济之间充分的交流。而美苏两大国都可以决定各自盟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战后日本处于美国的全面控制之下,而东欧各国则被苏联控制。

匈牙利事件、布拉格之春、入侵阿富汗则暴露了苏联侵略扩张的本性。其本身的政治、经济模式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弊端,无法应付其国内外的所面临的问题。

苏联自身的经济本就不如美国,加之其无法突破斯大林模式对经济发展带来的桎梏。军备竞赛和阿富汗战争将其拖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美国为首的西方则采取灵活的外交政策,1971年,美国尼克松总统访华,中美之间走向了和解。

苏联自身的改革走进了死胡同,1989年,东欧剧变。​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12月26日,苏联解体。

美国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制度优势,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陆权国家其实是彻底的失败了,土地上的侵略扩张早就过时了,甚至会激起世界各国都反对。而温和的经济、资源领域的扩张则得到了世界各大国的认可。

基辛格:谁掌握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的国家;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控制了世界;谁掌握了粮食;谁掌握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

图片 7

而今天贸易和经济成为外交领域的主要内容,搁置宗教、民族、政治形态等等意识形态的争论成为了世界各国外交的共识。外交已经成为贸易外交或者是经济外交

再说近代的西方,近代以来,西班牙是第一个获得超级大国地位的国家,在和他的第一个对手葡萄牙竞争中,西班牙的获胜首先在于西班牙是陆权和海权兼备的国家,而葡萄牙的陆权远远不及西班牙,故尽管葡萄牙一度几乎可以和西班牙以教皇线平分海洋,但最终还是被西班牙一度吞并,更别说仅仅是击败了。

从贸易安全的角度言,海洋战略也是须臾不能放弃的明智选择。中国作为全球第三大贸易强国,对外贸易的依存度已经超过80%,而对外贸易95%以上是通过海运实现的。中国的远洋造船能力也处于世界强势地位。在此情势下,不发展海权,就不能保证本国贸易安全;没有贸易安全,中国的外向型主导经济就会停顿;外向型经济停顿,中国的经济发展就会停滞,改革开放的成果也就无法维系下去。也正因为如此,为了贸易安全的需要,2005年中国与美国正式签署“集装箱安全倡议”合作,保障了中美在贸易安全和应对新形势下的反恐合作。必须厘清,中国强大的海上贸易必须有国家主权意义上的海权战略去保护,另外还必须有强大的海军力量保驾护航。

如果说工业实力、创新和科学力量已经成为国家崛起的重要前提,那么海权的地位是否已经下降?回答这一问题,首先需要指出,海权的价值来源于军事战略和经济贸易两方面。考察当今海权的重要性,也应从这两方面入手。

西班牙的强劲对手英国,一般说来是一个海权国家,但英国所在的英伦三岛相对于西班牙的比利牛斯半岛,在体量上双方是差不多的,在双方的较量中,西班牙固然是陆权海权兼备的国家,但英国也是陆权海权兼备的国家,但与西班牙相比,英国的海权处于更有利的态势,因为英国是岛国,不会遇到西班牙那样陆上的强大对手的威胁。所以,英国在14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的进攻后,虽不能立即取代西班牙的霸主地位,但西班牙已然对英国无能为力了,而英国则可以左右逢缘,纵横捭阖,利用西班牙在陆上和法国、荷兰的争斗,最终战胜了西班牙帝国,成为了西方世界的霸主。

随着中国能源战略的全球化,中国通过强大的海权战略保护“海上生命线”的重要性更被提上日程。目前,中国的石油能源主要来在于波斯湾、非洲及南美地区。而这些能源是否能够成功安全地运抵中国,关键是要突破所谓的“马六甲困局”。据测算,每天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近6成是中国船只。马六甲海峡已经与中国经济安全息息相关。这个由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三国共管的海峡,直接扼住东亚国家的能源咽喉。而美日等海洋强国包括印度都对此虎视眈眈,任何突发因素的介入都会给中国的能源安全带来根本性的影响。目前,美、日、印度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海军都在此布防,也有马来西亚等国提出让中国海军介入。但如果没有高远的海权战略,没有强大的海军支撑,中国对此是无能无力的。虽然有很多专家提出破解“马六甲困局”的很多方案,但开凿陆上运河、开辟其他能源通道的想法都显然不符合实际。随着东亚整合之路的延伸,中国作为大国也必须证实这一最经济的能源运输通道的价值。作为全球第二大的能源消费大国,若没有博弈马六甲的勇气和实力,大国崛起更是一句空话。

从军事方面来说,海权的传统军事价值(战时海上封锁以及通过炮舰制定国际规则)已经基本消失。同时,洲际弹道导弹等一系列革命性军事科技进步将威慑力量引向了空中甚至太空。然而,就地缘政治来说,海权争夺仍然是地缘政治竞争的重要表现。

成为西方世界的霸主后,英国顺理成章地建立了日不落帝国,又成为了当时世界的霸主,因为当时的东方早已衰落,没有可以与之争衡的力量。对英国霸主地位发起挑战的还是西方的大国。第一次有力的挑战来之于法国大革命之后的拿破仑帝国,拿破仑帝国是一个以陆权为主的国家,虽然拿破仑在最强盛时期几乎占领了全部欧洲,发布了大陆封锁令,一度使英国这个日不落帝国如芒刺在背,但仍然抵不过英国的海权陆权兼备的组合(因为这个时候英国靠其遍布全球的殖民地,已经使自己的陆权发展到可以和占领整个欧洲的拿破仑帝国抗衡的程度了)。拿破仑帝国当然也企图发展海权,使自己的帝国成为海权陆权兼备的帝国,但极不成功,在特拉法加海战中,拿破仑的海军几乎全军覆没,从此,拿破仑失去了战胜英国的可能性。之后,拿破仑企图进一步控制欧洲,发动了对俄国的战争,结果也失败了。拿破仑对俄战争,虽然是两个以陆权为主的国家的战争,拿破仑有取胜的可能,但俄国此时由于得到英国的大力支持,使其和俄国战争的性质就不仅仅是两个陆权国家的竞争和战争了,而是带有了海权战争的性质了。

地球75%的面积是海洋。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中国要想成为全球性大国,必须突破传统的大陆国家的心理障碍,从依赖陆权和满足于大陆型强国升华到海陆空三权并重的立体化强国中去。中国陆空领先世界的前提下,海权就是制约中国发展的“短板”,只要靠重视海洋战略才能弥补。

而从贸易方面来说,海权的传统作用在于扩张和保卫殖民地,由此获得劳动力、市场和资源,并维持低成本的海上贸易。二战后的殖民地独立浪潮和更公平贸易体系的建立使海权逐渐失去对于传统贸易的价值。然而,海权对于当今贸易的重要性并没有下降。海权仍是当今制造业、矿业、能源及粮食安全等方面的重要保障。

英国面对的另外一次来自欧洲大陆的强劲挑战是德意志帝国发起的。德意志帝国是典型的陆权国家,虽然德皇威廉二世也大力发展海军,但并未能成功挑战英国的海上霸权。一战中,英德海军的尼德兰大海战虽然德国海军也取得了击沉英国海军军舰数目超过英海军击沉己方军舰数目的战术胜利,但在战略上还是失败了,没能打破英国海军对德国的封锁。最终还是败在了大英帝国的海权、陆权兼备的优势下。

中国海权战略符合区域利益

正因为海权仍然具有这种潜在价值,中国在现代化建设过程中仍需高度重视海权问题。中国的陆上环境比较恶劣(多邻国,多主权争端,与邻国陆路交通较不便利),通过海洋实现“走出去”战略就显得更为迫切。在军事方面,中国正持续加大对海军的投入。2015《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提出“近海防御与远海护卫型结合”的新要求。亚丁湾护航等任务及航母的研发建设等标志着中国海军走向远海将成为常态。

德国第二次挑战英国的霸权失败的根本原因仍然是德国没能成功获得海权。德国二战时虽然潜艇很厉害,实行狼群战术,击沉了大量的英国运输船,但德国的水面舰艇甚至还不如一战时,极为孱弱。此外,英国成功引入了当时世界上另一个海权陆权兼备的国家——美国的支持,这就使德国的潜艇战最终因达不到封锁死英国的战略目的而失败。

东亚整合已经初具雏形,以亚细安国家为内核,以中日韩三国为内核外圈的基础框架已然形成,在此基础上吸附着澳洲、印度等国家,形成了同心圆态势的大东亚。而从地缘形势分析,大东亚其实十一个海洋地域的利益体系。中国作为区域最具活力最重要的国家,当然要适应海洋战略的需要。唯此才可维系区域的稳定,才符合地区利益。

如作者所言,通过坚船利炮确立海权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在加紧海军建设的同时,更应通过互利合作共赢的理念和方式扩大影响。近几年来,我国积极实施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力图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运输大通道,并以此为依托促进投资、贸易和新兴产业方面的合作。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坚持航行和飞越自由,并倡导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些举措扩大了中国的全球影响力,促进了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经济发展。同时,它也提供了一种超越传统霸权海权论的新战略模式,并探索和实践了一条和平崛起、互利共赢的新路。

而成功取代英国的国家是和英国一样兼具海权和陆权的美国。而且,美国国土940万平方公里以上,又有门罗宣言下控制的南美大陆,在陆权上远远胜过本土只有几十万平方公里的英国。英国的殖民地虽然庞大,但美国对大英帝国来了个釜底抽薪,强迫英国与其共同发布大西洋宪章,开启了殖民地独立的广大空间和可能性,大英帝国的陆权面临分崩离析之势。而在海权上,美国早在二战前的华盛顿会议上就取得了和英国海军并驾齐驱的实力,二战中,又在和德国、日本的海战中大力发展,海军实力更是凌驾于大英帝国,成为世界上当之无愧的海洋霸主。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

三、海权、陆权与东方和世界的大国兴衰

在东方,古代的中国是当时东方世界的霸主,以朝贡体系维持着东亚的大陆和海洋秩序,中国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因为中国是那时的东方世界唯一一个海权、陆权都兼备的国家。并且优势非常明显,在周边找不到可以抗衡的国家和势力。从陆权来说,当时中国周边面对的有军事实力的都是草原民族,但草原民族虽然军事上很有实力,但文化上毕竟远远落后于中国,故其命运或者像汉唐那样被中国的中原王朝击败远遁或内附融合,或者如辽金元清那样虽然击败了中原王朝,但最终还是被中原的先进文化吸收、同化并融合。因此,也有学者认为中国“是个草原-中原-海洋的多元复合体,社会结构的变化可能会改变多元的作用方式,但不会改变多元本身”。(施展着:《枢纽:3000年的中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205页)

从海权上来说,虽然中国自古以来并不重视海权的建设和维护,但中国毕竟有着两万多公里的海岸线,自然具备海洋民族的某些天性和素质,海军的力量比起周边的国家还是很强大的,元世祖忽必烈曾远征日本,郑和下西洋更是浩浩荡荡,国威远播。周边唯一一个稍有实力的海权国家日本,由于绝对体量远远小于中国,故无论在海上,还是在路上都不是中国的对手。直到近代,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发展了新的资本主义经济之后,其海权才凌驾于中国之上,并在甲午战争中击败了当时号称东亚第一强大的海军的中国的北洋舰队。值得一提的还有,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其陆军也取得了针对当时中国的优势,从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日本是以其海权和陆权兼备的优势击败当时的中国的。不过,毕竟中国的体量如此之大,日本的优势是暂时的,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海权和陆权兼备的特性是远胜过日本的,一旦中国超越日本的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的更先进的体制并同样完成工业化后,日本就会又恢复到几千年来它和中国素来的相对位置。日本的唯一机会是趁着中国最虚弱时肢解掉中国,使中国永远无法恢复其对日本的海权和陆权兼备的优势。但对于日本来说,这个机会稍纵即逝,日本由于野心太大,二战时又发动太平洋战争,和世界上最强最大的海陆权兼备的美国开战,失败的命运就注定了。而中国,在渡过了其历史上最危险的一段险滩后,至今已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化国家,其海权和陆权的兼备性和强大力早已远远超于日本,而且直逼世界霸主美国。未来,由于中国位处欧亚大陆,其陆权的潜力无疑胜过美国,其海权虽不如美国的天然优势更大,但由于其陆权的优势明显,重现当年罗马和迦太基的故事也并非不可能。因为在海陆兼备的国家竞争时,更强大的陆权会提供更持久和更韧性的力量,支持其海权可以承受暂时的失败,最终走向成功,就像罗马在和迦太基的战争中,先后三次海战尽皆失利,但每次,罗马都能靠着自己陆权的优势重建海军,最终取得胜利。

当然,美国和迦太基不同,美国的陆权也是极为强有力的,再加上其盟友体系的完备,更增加了其陆权的深厚力量,但美国的弱点在于,盟友体系是变动不居的,就像当年大英帝国的殖民体系一样,若从大国兴衰的长远广大视角看,并不能把这个力量完全计算在内的。仅仅从自己国家的力量计算,中国应该还是占据优势的。因为陆权并不仅仅是土地的多少,还包括人民的广众,中国以13亿以上的人口数量是远胜过美国的3.5亿人口的。此外还要看领土所处的位置,欧亚大陆无疑是地球的核心,当年麦金德把欧亚大陆加上毗邻的非洲比喻为世界岛,说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1919年他把他的思想归纳为三句名言:“谁统治了东欧,谁就统治了大陆腹地;谁统治了大陆腹地,谁就统治了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世界”。他还认为,“如果德国和俄国结盟或者德国征服俄国,那么就奠定了征服世界舞台的基础。英国和美国的作用就是保持争夺大陆心脏地球强国的平衡。”

美国相对于欧亚大陆,就是边缘地区,长远来看,从地缘政治战略上来看是比不过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的。那么,为什么美国目前领先了呢?这是因为世界岛也好,欧亚大陆也好被各种政治力量分割,不能发挥整体性的力量,也就是其陆权处于沉睡状态;另外是英美两国历史上对中心地带力量的平衡和控制。而随着人类一体化进程的加速,欧亚大陆的陆权终究会爆发出来的,届时,处于这个大陆上的各个国家都会受益,而受益最大的无疑是在世界岛上处于位置最好的中国(因为中国虽处于东亚,但通过一带一路可以很方便地与世界岛的核心地带联络,甚至最终控制它)。当然,欧洲也不错,但欧洲毕竟还没能统一为一个国家,其收益程度会打一些折扣。

不过,这是从长远的历史发展趋势来分析是如此,但历史发展的曲折性还是不容忽视的,在海权陆权这个视角之下,还有多种因素影响着海权、陆权的获得和转化。特别是近些年来,太空的探索越来越重要,使太空权日益进入人类霸权兴衰的视角,不过,目前来看,这个视角还属于未来学的领域,还没有出现在人类历史的视野中。至于制空权,尽管有杜黑的名着《制空权》的强调,但本文认为目前还不能和海权陆权并列,还是分属海权或陆权之下的要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