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下注欢迎您!

NBA下注 > 三国战事 > 豪言明犯强汉者,谷吉送郅支单于的儿子回国及其遇难到底是哪一年

豪言明犯强汉者,谷吉送郅支单于的儿子回国及其遇难到底是哪一年

时间:2020-01-07 05:19

公元前49年,刘家祖辈们已经差不多把能打的仗全都打完了,卫青、霍去病、赵充国等将星璀璨、驰骋疆场的时代逐渐远去。在内无叛乱、外无边患的一片四海升平中,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大汉朝廷派到西域使者谷吉被匈奴郅支单于给杀了!

汉朝时期,彪悍的匈奴经过“五单于相攻”、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双雄争霸后,元气大伤。

谷吉送郅支单于的儿子回国及其遇难到底是哪一年?

图片 1

luwei发表于4041天 20小时 12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谷吉

 

匈奴不杀使者是草原传统。郅支单于杀害汉朝特使谷吉是与汉朝结仇的转折点,谷吉奉命护送郅支单于儿子回国却惨遭杀害,这一事件的性质尤为恶劣,可谓冒天下之大不韪,或可说其敢为天下先。这是匈奴与西汉百年战争与和平中第一次杀害使者。《汉书》对这一事件发生的具体年代的记述存有明显的矛盾。 相关史料对照: a.《汉书。陈汤传》载:“初元四年,遣使奉献,因求侍子。愿为内附。汉遣卫司马谷吉送之。。。。。。。”这一段话之前,叙述的是“郅支单于西破乌揭、坚昆、丁零,兼三国而都之。”可见那时郅支单于还没有西迁康居。 b.《汉书。元帝纪》载:“卫司马谷吉使匈奴,不还。”此语记载于初元四年之下。可为公元前45年又一例证。 C.《汉书。匈奴传下》载:“元帝初即位,呼韩邪单于复上书,言民众困乏。汉诏云中、五原郡转谷二万斛以给焉。郅支单于自以道远,又怨汉拥护呼韩邪,遣使上书求侍子。汉遣谷吉送之,郅支杀吉。”由此可见,郅支单于上书请求汉廷送子回国、谷吉送郅支侍子回国、以及遇害,都在汉元帝即位初年。即初元元年[前48]。 d. 接上文“汉不知吉音问,而匈奴降者言闻瓯脱皆杀之。呼韩邪单于使来,汉辄薄责之甚急。明年,汉遣车骑都尉韩昌、光禄大夫张猛送呼韩邪单于侍子,求问吉等,因赦其罪,勿令自疑。”《史记》、《汉书》中“明年”一词的用法,都是第二年的意思。上述叙述文字在同一个自然段中,显然此地的“明年”也就是第二年之意。依此段起句“元帝即位初。。。。。。”顺延下来,明年应为初元二年,即公元前47年。上文下接的一个自然段,起句为:“郅支既杀使者,自知负汉,又闻呼韩邪益强,恐见袭击,欲远去。会康居王数为乌孙所困。。。。。。郅支素恐,又怨乌孙,闻康居计,大说,遂与相结,引兵而西。” 如此就与a.b两项依据相互冲突。孰真孰伪?令人费解。 e。《汉书.陈汤传》中还记载了谷吉的上书,其中有一句话:“中国与夷狄有羁縻不绝之义,今既养全其子十年,德泽甚厚,空绝而不送,近从塞还,示弃捐不畜,使无乡从之心,弃前恩,立后怨,不便。 …..” 又可作为谷吉被杀事件发生在初元四年的依据。 综合分析,笔者认为,郅支单于上书请求汉廷送还侍子当在元帝初年,并为西迁康居之前。汉朝派遣谷吉送其侍子回国,及其遇害,都在元帝即位初年,即公元前48年。而汉廷得知谷吉遇害则是郅支单于西迁康居之后。理由如下: 其一。汉廷对郅支单于索要侍子的请求不会久拖不决。萧望之为汉元帝的老师,汉宣帝晚年将他立为前将军,并为辅政大臣之一。汉元帝即位的第二年冬天就被宦官弘恭、石显等人排挤,被迫自杀。可见郅支单于上书时,萧望只还是权臣,对郅支单于的这个请求必然宽容支持。《汉书。萧望之传》载:萧望之主张把匈奴看作一个独立的国家,对呼韩邪不应当作属臣,而应作为客人来接待,位置应该排在诸侯王前面。进见时单于只称臣,不用直呼其名。《汉书。匈奴传下》载:萧望之还说过:匈奴人来臣服于汉朝荒忽不定,没有常规,时而来了,时而走了,应当以待客人的礼节对待他,予以辞让,不让他做臣子。如果单于的后代背叛汉朝逃跑了,出现这种情况对汉朝来说就不会落下臣子背叛的罪名了。汉廷本来就对呼韩邪单于偏重一些,对郅支单于的这个情理之中的请求,也不会成为什么问题。大臣们争论的焦点只是让谷吉送到哪里才安全的问题。也许正因为郅支单于的儿子被送回国了,第二年汉朝又主动把呼韩邪的儿子也送回国,不然也不好求呼韩邪打听谷吉的下落。汉朝之所以赦免匈奴的罪过,也是充分考虑到两单于毕竟是亲兄弟。 其次,如果谷吉送郅支单于侍子之事在初元四年,则《汉书。匈奴传下》中关于韩昌、张猛向呼韩邪单于使者,乃至向呼韩邪本人求问谷吉下落,赦免匈奴人的罪过,这些事件都无法成立了。不可能谷吉还没有离开汉朝就向匈奴人追问其下落,更不可能有谷吉被郅支单于杀害的传闻。 其三,汉朝使者几乎没有出使坚昆的先例,故而对汉朝来说远在西伯利亚的坚昆堪为绝域。而对于乌孙相邻的康居国来说,处在丝绸之路交通线上,护送郅支单于的侍子回国不算太难,危险性相对也小的多。汉廷争论时御史大夫贡禹和博士匡衡主张只送到边塞,也就是送出汉朝边境就可以了。汉朝的版图从公元前60年起,就已经西邻康居国,若是送往康居国,就不会使用“宜令使者送其子至塞而还。”的词语。这里的边塞显然是指汉朝与匈奴相邻的边关。也就是说,谷吉送郅支单于的儿子应是送往坚昆,而不是送往康居国的郅支城。 其四。班固所着《汉书》生前没有全部完成就死在狱中了。汉和帝时由班固的妹妹班昭补作《八表》,马续协助班昭作了《汉文志》。出现上述错误极有可能是补作者的疏漏。毕竟《汉书》这部断代史书太庞杂、太浩瀚了。无论班固或是补作者,有所疏漏在所难免,司马迁的《史记》也存在类似问题。 其五.依据谷吉上书所称汉朝送还郅支单于儿子是已经养育了整整十年,那么郅支单于的儿子应当在前55年就已经送到汉朝入侍。而汉书记载郅支单于送子入侍时在甘露元年,以此为据,到前45年仅有八年。而《汉书.匈奴传下》中明确记载郅支单于送子入侍时在甘露元年,呼韩邪单于哥哥呼屠吾斯自立为郅支骨都侯单于时在五凤二年,居匈奴左地。郅支单于击败呼韩邪单于时在五凤四年。呼韩邪单于最先与汉朝接触,在呼韩邪单于送子入侍之前,郅支单于绝无可能把自己的儿子送到汉朝入侍。 因此,谷吉上书所言汉朝养育郅支单于儿子十年实属虚夸之词,不足采信。 《汉书.匈奴传》载明:“呼韩邪从其计,引众南近塞,遣子右贤王铢娄渠堂入侍。郅支单于亦遣子右大将驹于利受入侍。是岁, 甘露元年也。”此处记载既符合历史背景,并有姓名职务,理当采信。 《汉书》记载相互矛盾的原因浅析: 《汉书。陈汤传》中把郅支单于上书索要儿子,以及谷吉护送郅支单于儿子回国;郅支单于西迁康居诸事混说在初元四年同一年。 《汉书。元帝纪》中“卫司马谷吉使匈奴,不还。”一语记载于初元四年之下。似乎都是谷吉护送郅支单于儿子回国时在初元四年的例证,实际上是史学家巧妙掩盖汉朝对郅支单于对策的严重失误。[另文阐述] 班固在《汉书。匈奴传》等卷册中清楚地做出了谷吉护送郅支单于儿子回国被杀事件准确历史年代的注脚。对照《汉书。匈奴传》的翔实记载,如此出入较大的矛盾叙述,以史学家疏忽解释很难令人信服,理应是史学家有所顾忌,刻意在分卷叙述中留下不起眼的矛盾,以此应付昏庸君臣的审查。

消息一出,震动朝野:郅支不是说也要内附降汉么?怎敢杀我大汉王朝的大臣?

为了得到汉朝的支持,呼韩邪单于两次单身入汉朝见,表示归附,汉朝派兵护送协助他收复失地,史称“南匈奴附汉”。

图片 2

郅支单于不高兴了,但他不敢公然和汉朝撕破脸,于是假装说归顺,要求汉朝把他儿子还给他。

汉朝看他归附了,就派了谷吉护送其子过去,结果郅支杀了谷吉。

郅支单于有自知之明,于是联合康居王北击乌孙,稍微有点实力后又杀当地人民,派使者让大宛等国家进贡,一时好不得意。

汉朝前后派三波使者要谷吉尸体,都被郅支困住。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了!

公元前36年,陈汤矫诏让西域诸国兵出兵4万余人,三千里奔袭,分六队进攻郅支。

陈汤和甘延寿率领三队过乌孙,进入康居界,康居副王率数干骑袭掠乌孙,杀千余人。

陈汤击之,杀460人,解救470余人。

到达郅支城后第三天,郅支率妻儿老小在城上防守,汉军盾兵在前,长兵器者在中,弓、弩兵在后,不断进攻。

当晚,郅支带着老婆们用数百骑兵出城突围,被汉军一顿射。几十个老婆差不多都被射死了,郅支也负伤。

半夜,汉军攻入城后,四面纵火,单于受重伤而死,斩郅支单于、太子、名王以下共1518级,俘145人,降千余人。

至此,北匈奴消灭,西汉与匈奴的百年战争终于结束。

事后,陈汤上书汉元帝,里面有一句话很霸气: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上一篇:北宋第一大文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