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下注欢迎您!

NBA下注 > 三国战事 > 玛雅文明的秘密与玛雅预言,关于玛雅的断想

玛雅文明的秘密与玛雅预言,关于玛雅的断想

时间:2019-11-26 11:56

玛雅文明和中华文明的源头问题,引起现代人种种猜测和联想,人们将它们作各种各样有趣的比较,我想,其实也可以把这类比较和联想看作是两种文明的一种奇特交汇吧。

人类的古代文明,时常使现代人感到目眩。远古文明,充满了悬念和玄机,其中的迷雾和疑团,尤其让人着迷,让人心驰神往。中国人善于用文字记载历史,那些刻在龟甲和兽骨上,写在竹简上,刻在石碑上的文字,把数千年前的天地景象和人间故事留给了现代人。玛雅人的历史虽不如中国的历史那么古老,但因为缺乏足够的历史记载,又突然从南美丛林中销声匿迹,所以给现代人的印象扑朔迷离,神秘之极。

ufo-1.cn编辑半夜消息:之前玛雅文明一直没有被找到,甚至有人认为是传说。在2008年8月17日,这一伟大的时刻,CCTV报道“墨西哥考古学家发现玛雅神庙遗址”,以下是CCTV视频地址(奥运期间比较卡):

玛雅文明的秘密与玛雅预言

图片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940天 19小时 36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玛雅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许多人都听说过“玛雅”这个文明的传说,大部分人对于玛雅人的印象与美洲丛林脱离不了关系。提到玛雅人,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是一群身着鲜艳羽毛服饰的印地安人,绕着圈圈在月光下进行着神秘的仪式,中间站着法术高强的祭司。的确,玛雅人居住的地点就在今天的中美洲,神秘的遗迹也在幽静的丛林里,然而有几个人知道,玛雅人跟远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人与蒙古人有密切的关系。他们留下来的巨大石造遗迹与高超的艺术作品,连今天的技术都望尘莫及。今天我们何不放下原来的观念与看法,重新深入玛雅人的故居,看一看他们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民族与文明。 发现过程 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纪时进入南美洲,他们以入侵者的角度占领这个全新的大陆。当时中南美洲的住民过着原始的农业生活,对于西班牙人的坚船利炮自然是毫无招架之力,很快地,西班牙人也将他们的信仰带到此地,有两个传教士,看到了当地人信仰巫术与迷信,就放了一把火把他们所藏的古老典籍全部给烧毁了。谁知道这些书不是别的,它们正是消失已久的玛雅人遗留下来的知识宝典,里面详细记载了他们当年辉煌的科学成就与文化。也许是天意如此吧,今天研究玛雅文明的学者只能从断简残篇中拼凑出玛雅当年的盛况。 丛林里的巨石遗迹 玛雅的金字塔可说是仅次于埃及金字塔的最出名的金字塔建筑了。他们看起来不太一样,埃及金字塔是金黄色的,是一个四角锥形,经过几千年风吹雨打已经有点腐蚀了。玛雅的金字塔比较矮一点,也是由巨石堆成,石头是灰白色的,整个金字塔也是灰白色的,他不完全是锥形的,顶端有一个祭神的神殿。玛雅金字塔四周各有四座楼梯,每座楼梯有九十一阶,四座楼梯加上最上面一阶共三六五阶,刚刚好是一年的天数。 玛雅人非常重视天文学的数据,他的建筑里处处都是这些关于天体运行规律的数字。除了阶梯数目外,金字塔四面各有五十二个四角浮雕,表示玛雅的一世纪五十二年。 玛雅的天文台也是充满特色的建筑物。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不论是在功能上或外观上,玛雅的天文台与现在的天文台十分类似。以凯若卡天文观测塔为例,建筑在巨大而精美的平台上,有小的台阶一阶阶地通往大平台。与现在的天文台有些相似,也是一个圆筒状的底楼建筑,上面有一个半球型的盖子,这个盖子在现在天文台的设计是天文望远镜伸出的地方。底楼的四个门刚好对准四个方位。这个地方的窗户与门廊形成六条连线,其中至少三条是与天文相关的。其一与春分有关,另两个与月亮活动有关。 这座凯若卡天文观测塔是遗迹中最大的天文观测塔,其它遗迹也有类似的建筑。他们在位置上都与太阳及月亮对齐,近年来考古学家认为古时候玛雅的天文学家建立了一个地区性的天文观测网。 这些建筑物以今天的角度看也足以令人称奇。以玛雅金字塔来说,巨大的石块如何切凿,搬运到丛林的深处,再把一块块十几吨的石块堆积起来,堆高至七十米处,要是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及起重设备,是难以完成这个任务的。而生活在丛林里的民族,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功夫,建立一个天文观测网?历史记载,望远镜是伽利略十六世纪才发明的,接着才有大型天文台的出现,而天文观测网的观念是近代才出现的,这样的观念可说是相当先进。由此可以肯定的是,玛雅人当时的科学与今天相比毫不逊色。 失传已久的天文数字与历法 我们从小学的阿拉伯数字一定没有人会觉得很了不起吧!不过就是1、2、3、4、5、6、7、8、9、0这十个数字的排列。也许大家不知道,这个0的观念是阿拉伯人从印度带到欧洲的,古时候欧洲人没有这么简单的数字概念。希腊人擅于发明,但他们必须用字母来写数目;罗马人虽然会使用数字,但只能用图解方式以四个数字来代表。 玛雅人使用一点、一横、与一个代表零的贝形符号来表示数字 考古学家研究玛雅人的数字系统时,发现他们的数字表达与算盘的算珠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使用三个符号:一点、一横、一个代表零的贝形符号──就可以表示任何数字。类似的原理今天被应用在电脑的“二进位制”上。 这种计数方法,可以使用于天文学的数字,在瓜地马拉的吉里瓜所发现称为石标的雕刻石柱中,记载着九千万年、四亿年的数字。 玛雅的历法非常复杂,有以二六○日为周期的卓金历,六个月为周期的太阴历,二十九日及三十日为周期的太阴月历,三六五日为周期的太阳历等,不同周期的不同历法。我们用现代天文观测知道一年是三六五ܬ二四二二天,而玛雅人已测出一年是三六五•二四二○天。 玛雅人运算出来着名的金星公式: 20x13=260 260x2x73=37,960 8x13=104 104x5x73=37,960 5x13=65 65x8x73=37,960 这些公式的意思是说,每一种周期经过三万七千九百六十天后,便会相遇在一条直线上,而根据玛雅人的神话传说,那时“神祉”就会到一处宁静的休息处所。 金星历年是指金星环绕太阳一周所需要的时间,玛雅人费了三八四年的观察期,算出五八四天的金星历年(他们发觉金星在八个地球年中恰恰走了五圈,然后再重复循环,便用五除八个地球年的天数──二九二○──得出五八四天),而今日计算则为五八三ܭ九二天,误差率每天不到十二秒,每月只有六分钟。以这么高的精确度计算出金星历来,实在是件不可思议之事。 玛雅计日的单位出奇的大,考古学家已经知道的数值为: 二○日为一维纳尔 一八维纳尔为一屯等于三六○日 二○屯为一卡屯等于七二○○日 二○卡屯为一巴克屯等于一四万四○○○日 二○巴克屯为一匹克屯 等于二八八万日 二○匹克屯为一卡拉布屯 等于五七六○万日 二○卡拉布屯为一金奇耳屯 等于一一亿五二○○万日 二○金奇耳屯为一阿拉屯等于二三○亿四○○○万日 为何要发展出这么大的数字?这个数字单位大到即使是现代人也用不到。以今天的科学眼光来看,这么大的数字也许只有一种学科会用到,那就是天文学。天文学家常常要用很大的数字单位表示星系间的距离,只有天文学的“天文数字”才会这么大.历法中的玛雅预言 在玛雅历法中,有一个叫“卓金历”的历法,这种历法以一年为二六○天计算,但奇怪的是,在太阳系内却没有一个适用这种历法的星球。依照这种历法,这颗行星的大致位置应在金星和地球之间。“卓金历”中的这个符号,表达了玛雅人所描述的银河核心,并与我们所熟知的太极阴阳图非常相似。 有玛雅学者认为,这个叫“卓金历”的历法记载了“银河季候”的运行规律,而据“卓金历”所言:我们的地球现在已经在所谓的“第五个太阳纪”了,这是最后一个“太阳纪”。在银河季候的这一段时期中,我们的太阳系正经历着一个历时五千一百多年的“大周期”。时间是从公元前三一一三年起到公元二○一二年止。在这个“大周期”中,运动着的地球以及太阳系正在通过一束来自银河系核心的银河射线。这束射线的横截面直径为五一二五地球年。换言之,地球通过这束射线需要五一二五年之久。 玛雅人把这个“大周期”划分为十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演化都有着十分详细的记载。在十三个阶段中每一个阶段又划分为二十个演化时期。每个时期历时约二十年。 这样的历法循环与中国的“天干”、“地支”十分相似,历法是循环不已的,而不是像西元纪年一直线似的没有终点。他们认为自创世以来,地球已经过四个太阳纪。 当太阳系诸星体经历完了这束银河射线作用下的“大周期”之后,将会发生根本的变化,玛雅人称这个变化为“同化银河系”。 从玛雅预言中的“大周期”的时间上看,到今天已经接近尾声了。从一九九二年到二○一二年这二十年的时期中,我们的地球已进入了“大周期”最后阶段的最后一个时期。玛雅人认为这是“同化银河系”之前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时期。他们称之为“地球更新期”。在这个时期中,地球要完全达到净化。而在“地球更新期”过后地球将走出银河射线,进入“同化银河系”的新阶段。 既然玛雅人的历法如此精准,那么他们的预言应该也有一番根据。在环境污染严重,天灾人祸不断的今日,我们可以想想,玛雅人的预言究竟在提醒我们什么事情? 玛雅人与中国人 以下从几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出玛雅人与中国人关系的蛛丝马迹。 文字:玛雅人使用象形文字,文字的发展水平与中国的象形文字很相近,但符号组合比汉字还复杂,至今尚未有人能完全解读。艺术:以袋足彩陶罐袋为例,罐上的乳状袋足和鲜艳的色彩,以及对比强烈的红、黑色几何图案非常醒目。目前考古学家发现,乳状袋足是中国史前陶器中最有特色的器形,但它竟然在美洲多支印地安民族的陶器上可以看到。玉器:玛雅文物中有很多是玉器,在世界上只有中国人和美洲玛雅人两个民族,喜爱玉石并且具备精巧的玉器雕琢能力。更为巧合的是这两个民族都有把玉与生命、繁衍连系起来的信仰,有些玛雅玉器竟与江南史前文化─良渚文化的玉饰惊人的相似。信仰:玛雅文化中的羽蛇神形象与中国腾云驾雾的龙有些相像。玛雅壁画上的羽蛇神头像、玛雅祭司所持双头棍上的蛇头雕刻也接近龙头的造型。除此以外,玛雅人对于羽蛇神,和中国人对于龙的祭拜,都与祈雨有关。人种:从人种学上来看,玛雅人和中国人都有明显的蒙古人种的独有特徵,而且研究证明玛雅人与中国人的掌纹线极为近似。太极图:在玛雅的废墟中,竟发现与中国一样的太极图,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阴阳鱼”。 火箭浮雕 考古学家在谜一般的玛雅遗迹中搜寻多年,找到许多玛雅的文物,其中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其中的涵义。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识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非常的接近。 一九四八年到一九五二年间,墨西哥籍考古学家路利教授 在巴伦杰神殿的“碑铭神庙 (The Temple of The Inscriptions)”中,发现在巨大石室的墙上刻有九位盛装的神官,及一位带有奇妙头饰的青年浮雕。经过仔细地观察,发现这个浮雕与现在的太空船十分相似!浮雕中的图画,画着一个青年正在操作一台机器,这个机器的前端是流线型的,看起来十分精密复杂,还有类似仪表的东西。青年头戴头盔,头盔上有两条管子接着。他弯着腰和膝盖。双手正在操纵着一些操纵杆,位置较高的一只手正在调节把手般的东西,较低那只手的四根指头,在操纵类似摩托车把手般的控制器。双眼前视。左脚跟搁放在有好几道槽痕的踏板上。操纵者后面有个类似内燃机的设备。内燃机箱后方可以看到有火焰喷出。 玛雅碑铭神庙的浮雕中,刻画了一个带头盔的青年,正在操作一台类似飞行器的机器 路利教授在巴伦杰神殿所发现的浮雕和玛雅碑文有密切的关系。被解读出来的碑文中,一节这样描述“白色的太阳之子,仿效雷神,从两手中喷出火……。”怀疑的人会说,这段恐怕是古代玛雅人对太阳崇敬所想像出来的情景。但是根据路利教授所发现的石雕,及碑文中所记载的那节却是“真实”。 仔细想想,这个浮雕看起来与登陆月球的登月小艇真有几分类似呢。如果这张图真的是当初玛雅人照着他们建造的机器画的,那么他们已经具备从事太空探险的能力。也许那些精密的历法,正是遨游太空的玛雅人所需要的。 水晶头颅骨 一九二七年在中美洲的贝利兹的玛雅遗迹中发现的水晶制成的头颅骨就更令人叹为观止了。这颗水晶头颅骨完全以石英石加工研磨而成,大小几乎和人类的头颅骨相同。高一二ܮ七公分,重五ܬ二公斤,是依照一个女人的头颅骨所雕成。 玛雅人依照人的头骨所雕成的水晶头骨,展现了成熟的解剖学与光学技术。并且利用了某种现在科技仍未掌握的碰撞技术所制成(图片提供:“水晶头骨之谜”的作者Chris Morton & Ceri Louise,中文版由Shanghai Bertelsmann Culture Industry出版,简体中文版由Current Affairs Publishing House出版) 从照片看起来这头颅骨不仅外观十分逼真,而且内部结构都与人的颅骨骨骼构造完全相符。其工艺水平极高,隐藏在基底的菱镜和眼窝里用手工琢磨的透镜组合在一起,发出眩目的亮光。 我们知道,现代光学技术产生于十七世纪,而人类准确地认识自己的骨骼结构更是十八世纪解剖学兴起以后的事。这个水晶头颅骨却是在非常了解人体骨骼构造和光学原理的基础上雕刻成的,玛雅人是怎样掌握这些高深的解剖学和光学知识的呢? 还有,水晶即石英晶体,它的硬度非常高,仅次于钻石和刚玉,用铜、铁或石制工具,都无法加工它。即使是现代人,要雕琢这样的水晶制品,也只能使用金钢石等现代工具。经研究证实,此水晶头颅骨是利用某种碰撞力量雕刻成的,但现在科技仍未掌握此技术。 从这个奇异的水晶头颅骨来看,玛雅人掌握的工艺技术,相当高超。现代人引以为傲的工艺技术跟这个水晶头颅骨比起来,真是黯然失色! 以现代的科学理论与技术发展速度来看,我们恐怕至少还要五十或上百年才跟得上玛雅人的科技水平呢!

玛雅;玛雅人;断想;玛雅文物;作家

在去墨西哥之前,我觉得人们对玛雅文化的宣传有点夸张,对玛雅文化在人类历史中所占据的地位也有些夸大。这样的文化,怎能和古埃及和古中华的文化相提并论?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中国人修筑万里长城时,玛雅人在哪里?那时的美洲,大概还是一片荒蛮之地。

  

人类的古代文明,时常使现代人感到目眩。远古文明,充满了悬念和玄机,其中的迷雾和疑团,尤其让人着迷,让人心驰神往。中国人善于用文字记载历史,那些刻在龟甲和兽骨上,写在竹简上,刻在石碑上的文字,把数千年前的天地景象和人间故事留给了现代人。玛雅人的历史虽不如中国的历史那么古老,但因为缺乏足够的历史记载,又突然从南美丛林中销声匿迹,所以给现代人的印象扑朔迷离,神秘之极。

在尤卡坦,当我站到那个著名的玛雅天文台下,抬头仰望那残缺的穹顶,凝视穹顶下那个幽深的窗孔,产生的联想是很奇怪的。这个天文台留给现代人的,其实只是一堆砖石。但是千百年前,一个甚至没有完备文字,没有系统典籍的民族,竟然想到建造如此规模的天文台,以它来眺望宇宙,研究星空,推算天地间的时光,谁能怀疑他们的智慧呢?据说玛雅人能精确地推算过去和将来的岁月,凭的就是对天空的观察。玛雅人测算的地球年为三百六十五点二四二天,与现代人的测算误差仅二十六秒,即五千年误差才一天。

  玛雅文明似乎是从天而降,在最为辉煌繁盛之时,又戛然而止。在玛雅人的编年史中,曾记载了地球9000万年至4亿年之间的事。要知道,人类在数百万年前才告别了古猿,几亿年前地球上根本没有人类,玛雅人记载了谁的历史?有些学者提出大胆的看法:在遥远的古代,美州热带丛林中可能来过一批具有高度文明的外星智能生命,他们走出飞船,教给了尚在原始时代的玛雅人各种先进知识,然后又飘然而去。他们被玛雅人视为是天神。玛雅文化中那些令人难以理解的高深知识,就是出于外星人的传授。帕伦克石板上的雕刻,也是玛雅人对外星宇航员的临摹。外星人离去时,曾向玛雅人许诺重返地球,但在玛雅人的追求祭司预言天神返回的日子里,这些外星并未重新返回。于是这导致了玛雅人对其宗教和祭司统治的信心丧失,进而引起了整个民族心理的崩溃,终于使人们一个个离开故乡,各自走散。玛雅文化就这样消失了。

在去墨西哥之前,我觉得人们对玛雅文化的宣传有点夸张,对玛雅文化在人类历史中所占据的地位也有些夸大。这样的文化,怎能和古埃及和古中华的文化相提并论?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中国人修筑万里长城时,玛雅人在哪里?那时的美洲,大概还是一片荒蛮之地。

怀疑玛雅人的智慧是愚蠢的。

图片 2

在尤卡坦,当我站到那个著名的玛雅天文台下,抬头仰望那残缺的穹顶,凝视穹顶下那个幽深的窗孔,产生的联想是很奇怪的。这个天文台留给现代人的,其实只是一堆砖石。但是千百年前,一个甚至没有完备文字,没有系统典籍的民族,竟然想到建造如此规模的天文台,以它来眺望宇宙,研究星空,推算天地间的时光,谁能怀疑他们的智慧呢?据说玛雅人能精确地推算过去和将来的岁月,凭的就是对天空的观察。玛雅人测算的地球年为三百六十五点二四二天,与现代人的测算误差仅二十六秒,即五千年误差才一天。

玛雅人在造型艺术上达到的高度,也让人叹为观止。

 

怀疑玛雅人的智慧是愚蠢的。

我看过很多玛雅人留下的石雕,那些刻在花岗岩上的浮雕,线条繁复却流畅之极,造型奇特却不失真实。他们能在方形的石柱和扁平的石板上刻出形态各异的人物,不管是巨大的石雕,还是微型的陶塑,造型都极为生动。人物丰富的表情,精美的服饰,人和动物的交流,和自然的协调,在他们的雕塑中都表现得令人惊叹。我从墨西哥带回一个陶制的玛雅人浮雕,造型很奇特,精致的头盔占据了整个人体的一半,雕像的脸憨厚而快乐,身体很小,和头部差不多。这漫画式的雕像,是艺术家绝妙的创造,看这样的形象,不觉得畸形,只感觉玛雅人有想象力,也有幽默感。前年上海博物馆举办玛雅文物展览,又看到不少类似的陶俑和玉石雕刻,引起中国观众极大的兴趣,它们使人联想起中国汉唐的陶俑,形态和脸部表情,都有相似处。看这样的雕塑,一下子拉近了中国人和玛雅文化之间的距离。

玛雅文明的秘密

玛雅人在造型艺术上达到的高度,也让人叹为观止。

艺术制造了神秘,也驱散了神秘。

  许多人都听说过“玛雅”这个文明的传说,大部分人对于玛雅人的印象与美洲丛林脱离不了关系。提到玛雅人,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是一群身着鲜艳羽毛服饰的印地安人,绕着圈圈在月光下进行着神秘的仪式,中间站着法术高强的祭司。的确,玛雅人居住的地点就在今天的中美洲,神秘的遗迹也在幽静的丛林里,然而有几个人知道,玛雅人跟远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人与蒙古人有密切的关系。他们留下来的巨大石造遗迹与高超的艺术作品,连今天的技术都望尘莫及。今天我们何不放下原来的观念与看法,重新深入玛雅人的故居,看一看他们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民族与文明。

我看过很多玛雅人留下的石雕,那些刻在花岗岩上的浮雕,线条繁复却流畅之极,造型奇特却不失真实。他们能在方形的石柱和扁平的石板上刻出形态各异的人物,不管是巨大的石雕,还是微型的陶塑,造型都极为生动。人物丰富的表情,精美的服饰,人和动物的交流,和自然的协调,在他们的雕塑中都表现得令人惊叹。我从墨西哥带回一个陶制的玛雅人浮雕,造型很奇特,精致的头盔占据了整个人体的一半,雕像的脸憨厚而快乐,身体很小,和头部差不多。这漫画式的雕像,是艺术家绝妙的创造,看这样的形象,不觉得畸形,只感觉玛雅人有想象力,也有幽默感。前年上海博物馆举办玛雅文物展览,又看到不少类似的陶俑和玉石雕刻,引起中国观众极大的兴趣,它们使人联想起中国汉唐的陶俑,形态和脸部表情,都有相似处。看这样的雕塑,一下子拉近了中国人和玛雅文化之间的距离。

玛雅人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他们和祖先已经没有多少直接的关系。在参观古玛雅人的生活地时,我曾看到一个年轻的现代玛雅人创作木雕,他那娴熟的刀法使我想起庖丁解牛,锋利的钢刀在木板上快速游动,曲折流畅的线条,刻出古代玛雅人的头饰和容貌。他能这样熟练,那么多形象烂熟于心,当然是看多了古玛雅人留在石头上的那些浮雕。现代玛雅人的目光凝视古玛雅人的形象时,会闪烁出什么样的光芒?在这位年轻的玛雅艺术家的身上,我似乎感觉到了这个神奇民族古今之间存在着的一种无形维系。

发现过程

艺术制造了神秘,也驱散了神秘。

岁月有时会湮没一切。当年玛雅人匆匆离开他们的家园,抛弃了精心建筑的宫殿和陵园,抛弃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光荣和骄傲的金字塔,其中的原因成为千古之谜。是天灾所致,是躲避瘟疫,是生存的环境变得不堪忍受,还是因为残酷的战争?当然,还有那个最撩拨人心的外星人插足之说。答案也许非常简单,但因为任何一说都有其成立的依据,学术的纷争才更有趣更吸引人。很多人希望这答案永远不必明了,永远是“谜”,这样,玛雅人的遗迹才能保持它们的神奇魅力。

  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纪时进入南美洲,他们以入侵者的角度占领这个全新的大陆。当时中南美洲的住民过着原始的农业生活,对于西班牙人的坚船利炮自然是毫无招架之力,很快地,西班牙人也将他们的信仰带到此地,有两个传教士,看到了当地人信仰巫术与迷信,就放了一把火把他们所藏的古老典籍全部给烧毁了。谁知道这些书不是别的,它们正是消失已久的玛雅人遗留下来的知识宝典,里面详细记载了他们当年辉煌的科学成就与文化。也许是天意如此吧,今天研究玛雅文明的学者只能从断简残篇中拼凑出玛雅当年的盛况。

玛雅人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他们和祖先已经没有多少直接的关系。在参观古玛雅人的生活地时,我曾看到一个年轻的现代玛雅人创作木雕,他那娴熟的刀法使我想起庖丁解牛,锋利的钢刀在木板上快速游动,曲折流畅的线条,刻出古代玛雅人的头饰和容貌。他能这样熟练,那么多形象烂熟于心,当然是看多了古玛雅人留在石头上的那些浮雕。现代玛雅人的目光凝视古玛雅人的形象时,会闪烁出什么样的光芒?在这位年轻的玛雅艺术家的身上,我似乎感觉到了这个神奇民族古今之间存在着的一种无形维系。

一个民族,为了生存,能如此决断地出走和放弃,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魄力。不管这个谜底是什么,我都因此而对玛雅人心怀敬重。

丛林里的巨石遗迹

岁月有时会湮没一切。当年玛雅人匆匆离开他们的家园,抛弃了精心建筑的宫殿和陵园,抛弃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光荣和骄傲的金字塔,其中的原因成为千古之谜。是天灾所致,是躲避瘟疫,是生存的环境变得不堪忍受,还是因为残酷的战争?当然,还有那个最撩拨人心的外星人插足之说。答案也许非常简单,但因为任何一说都有其成立的依据,学术的纷争才更有趣更吸引人。很多人希望这答案永远不必明了,永远是“谜”,这样,玛雅人的遗迹才能保持它们的神奇魅力。

玛雅文化和中国古代文化,究竟是否有联系,大概是值得研究考证的一个课题。以我之见,两者完全可能毫无关系。人类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时代创造相似的文化,不是没有可能。况且,玛雅文化和古代中国文化,毕竟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持“同源”之说者的依据,主要还是靠联想,靠想象。当年在墨西哥城参观墨西哥国立人类学博物馆里那些玛雅文物时,我也曾有过“同源”的联想,但那只是受引导之后产生的念头,属于浪漫的遐想。在墨西哥,也有不少人持这样的看法,见到中国人时,他们会把这种看法表达得更夸张。

  玛雅的金字塔可说是仅次于埃及金字塔的最出名的金字塔建筑了。他们看起来不太一样,埃及金字塔是金黄色的,是一个四角锥形,经过几千年风吹雨打已经有点腐蚀了。玛雅的金字塔比较矮一点,也是由巨石堆成,石头是灰白色的,整个金字塔也是灰白色的,他不完全是锥形的,顶端有一个祭神的神殿。玛雅金字塔四周各有四座楼梯,每座楼梯有九十一阶,四座楼梯加上最上面一阶共三六五阶(91x4+1=365),刚刚好是一年的天数。

一个民族,为了生存,能如此决断地出走和放弃,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魄力。不管这个谜底是什么,我都因此而对玛雅人心怀敬重。

在一次文学界的酒会上,一位墨西哥小说家的祝酒词像朗诵一首大胆的诗歌:“数千年前,一群勇敢的中国人走过白令海峡,踏上荒凉的美洲,给我们带来了东方文明。我们是同一个祖先的后代。”想象可以如同天马行空无羁无绊,根据想象得出的结论也可以千奇百怪令人瞠目。但正如专家之言,要证明玛雅文化和中华文化之间的关系,需要确凿的证据。仔细看那些玛雅遗物,到底还是和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一样。

  玛雅人非常重视天文学的数据,他的建筑里处处都是这些关于天体运行规律的数字。除了阶梯数目外,金字塔四面各有五十二个四角浮雕,表示玛雅的一世纪五十二年。

玛雅文化和中国古代文化,究竟是否有联系,大概是值得研究考证的一个课题。以我之见,两者完全可能毫无关系。人类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时代创造相似的文化,不是没有可能。况且,玛雅文化和古代中国文化,毕竟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持“同源”之说者的依据,主要还是靠联想,靠想象。当年在墨西哥城参观墨西哥国立人类学博物馆里那些玛雅文物时,我也曾有过“同源”的联想,但那只是受引导之后产生的念头,属于浪漫的遐想。在墨西哥,也有不少人持这样的看法,见到中国人时,他们会把这种看法表达得更夸张。

人类的文明是有源头的,它们像无数条涓涓细流,从千山万壑流淌过来,其轨迹缥缈曲折,难以寻踪。一个民族的文化,必定有自己的起源和发展历程,它们源自不同的深山老林,但总会流向开阔,会流向原野,去和其他不同的源流交汇。这样的交汇,可能集合成更丰富多彩的文明。玛雅文明和中华文明的源头问题,引起现代人种种猜测和联想,人们将它们作各种各样有趣的比较,我想,其实也可以把这类比较和联想看作是两种文明的一种奇特交汇吧。

  玛雅的天文台也是充满特色的建筑物。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不论是在功能上或外观上,玛雅的天文台与现在的天文台十分类似。以凯若卡天文观测塔为例,建筑在巨大而精美的平台上,有小的台阶一阶阶地通往大平台。与现在的天文台有些相似,也是一个圆筒状的底楼建筑,上面有一个半球型的盖子,这个盖子在现在天文台的设计是天文望远镜伸出的地方。底楼的四个门刚好对准四个方位。这个地方的窗户与门廊形成六条连线,其中至少三条是与天文相关的。其一与春(秋)分有关,另两个与月亮活动有关。

在一次文学界的酒会上,一位墨西哥小说家的祝酒词像朗诵一首大胆的诗歌:“数千年前,一群勇敢的中国人走过白令海峡,踏上荒凉的美洲,给我们带来了东方文明。我们是同一个祖先的后代。”想象可以如同天马行空无羁无绊,根据想象得出的结论也可以千奇百怪令人瞠目。但正如专家之言,要证明玛雅文化和中华文化之间的关系,需要确凿的证据。仔细看那些玛雅遗物,到底还是和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一样。

  这座凯若卡天文观测塔是遗迹中最大的天文观测塔,其它遗迹也有类似的建筑。他们在位置上都与太阳及月亮对齐,近年来考古学家认为古时候玛雅的天文学家建立了一个地区性的天文观测网。

人类的文明是有源头的,它们像无数条涓涓细流,从千山万壑流淌过来,其轨迹缥缈曲折,难以寻踪。一个民族的文化,必定有自己的起源和发展历程,它们源自不同的深山老林,但总会流向开阔,会流向原野,去和其他不同的源流交汇。这样的交汇,可能集合成更丰富多彩的文明。玛雅文明和中华文明的源头问题,引起现代人种种猜测和联想,人们将它们作各种各样有趣的比较,我想,其实也可以把这类比较和联想看作是两种文明的一种奇特交汇吧。

  这些建筑物以今天的角度看也足以令人称奇。以玛雅金字塔来说,巨大的石块如何切凿,搬运到丛林的深处,再把一块块十几吨的石块堆积起来,堆高至七十米处,要是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及起重设备,是难以完成这个任务的。而生活在丛林里的民族,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功夫,建立一个天文观测网?历史记载,望远镜是伽利略十六世纪才发明的,接着才有大型天文台的出现,而天文观测网的观念是近代才出现的,这样的观念可说是相当先进。由此可以肯定的是,玛雅人当时的科学与今天相比毫不逊色。

失传已久的天文数字与历法

  我们从小学的阿拉伯数字一定没有人会觉得很了不起吧!不过就是1、2、3、4、5、6、7、8、9、0这十个数字的排列。也许大家不知道,这个0的观念是阿拉伯人从印度带到欧洲的,古时候欧洲人没有这么简单的数字概念。希腊人擅于发明,但他们必须用字母来写数目;罗马人虽然会使用数字,但只能用图解方式以四个数字来代表。 

  玛雅人使用一点、一横、与一个代表零的贝形符号来表示数字

  考古学家研究玛雅人的数字系统时,发现他们的数字表达与算盘的

图片 3

 

  算珠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使用三个符号:一点、一横、一个代表零的贝形符号──就可以表示任何数字。类似的原理今天被应用在电脑的“二进位制”上。

  这种计数方法,可以使用于天文学的数字,在瓜地马拉的吉里瓜所发现称为石标的雕刻石柱中,记载着九千万年、四亿年的数字。

  玛雅的历法非常复杂,有以二六○日为周期的卓金历,六个月为周期的太阴历,二十九日及三十日为周期的太阴月历,三六五日为周期的太阳历等,不同周期的不同历法。我们用现代天文观测知道一年是三六五ܬ二四二二天,而玛雅人已测出一年是三六五•二四二○天。

玛雅人运算出来著名的金星公式:
(月球)20x13=260 260x2x73=37,960
(太阳)8x13=104  104x5x73=37,960
(金星)5x13=65  65x8x73=37,960

  这些公式的意思是说,每一种周期经过三万七千九百六十天后,便会相遇在一条直线上,而根据玛雅人的神话传说,那时“神祉”就会到一处宁静的休息处所。 金星历年是指金星环绕太阳一周所需要的时间,玛雅人费了三八四年的观察期,算出五八四天的金星历年(他们发觉金星在八个地球年中恰恰走了五圈,然后再重复循环,便用五除八个地球年的天数──二九二○──得出五八四天),而今日计算则为五八三ܭ九二天,误差率每天不到十二秒,每月只有六分钟。以这么高的精确度计算出金星历来,实在是件不可思议之事。

  玛雅计日的单位出奇的大,考古学家已经知道的数值为:

二○日为一维纳尔
一八维纳尔为一屯等于三六○日
二○屯为一卡屯等于七二○○日
二○卡屯为一巴克屯等于一四万四○○○日
二○巴克屯为一匹克屯 等于二八八万日
二○匹克屯为一卡拉布屯 等于五七六○万日
二○卡拉布屯为一金奇耳屯 等于一一亿五二○○万日
二○金奇耳屯为一阿拉屯等于二三○亿四○○○万日

  为何要发展出这么大的数字?这个数字单位大到即使是现代人也用不到。以今天的科学眼光来看,这么大的数字也许只有一种学科会用到,那就是天文学。天文学家常常要用很大的数字单位表示星系间的距离,只有天文学的“天文数字”才会这么大。

历法中的玛雅预言

  在玛雅历法中,有一个叫“卓金历”的历法,这种历法以一年为二六○天计算,但奇怪的是,在太阳系内却没有一个适用这种历法的星球。依照这种历法,这颗行星的大致位置应在金星和地球之间。

  “卓金历”中的这个符号,表达了玛雅人所描述的银河核心,并与我们所熟知的太极阴阳图非常相似。

  有玛雅学者认为,这个叫“卓金历”的历法记载了“银河季候”的运行规律,而据“卓金历”所言:我们的地球现在已经在所谓的“第五个太阳纪”了,这是最后一个“太阳纪”。在银河季候的这一段时期中,我们的太阳系正经历着一个历时五千一百多年的“大周期”。时间是从公元前三一一三年起到公元二○一二年止。在这个“大周期”中,运动着的地球以及太阳系正在通过一束来自银河系核心的银河射线。这束射线的横截面直径为五一二五地球年。换言之,地球通过这束射线需要五一二五年之久。

  玛雅人把这个“大周期”划分为十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演化都有着十分详细的记载。在十三个阶段中每一个阶段又划分为二十个演化时期。每个时期历时约二十年。

  这样的历法循环与中国的“天干”、“地支”十分相似,历法是循环不已的,而不是像西元纪年一直线似的没有终点。他们认为自创世以来,地球已经过四个太阳纪。

  当太阳系诸星体经历完了这束银河射线作用下的“大周期”之后,将会发生根本的变化,玛雅人称这个变化为“同化银河系”。

  从玛雅预言中的“大周期”的时间上看,到今天已经接近尾声了。从一九九二年到二○一二年这二十年的时期中,我们的地球已进入了“大周期”最后阶段的最后一个时期。玛雅人认为这是“同化银河系”之前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时期。他们称之为“地球更新期”。在这个时期中,地球要完全达到净化。而在“地球更新期”过后地球将走出银河射线,进入“同化银河系”的新阶段。

  既然玛雅人的历法如此精准,那么他们的预言应该也有一番根据。在环境污染严重,天灾人祸不断的今日,我们可以想想,玛雅人的预言究竟在提醒我们什么事情?

玛雅人与中国人

  以下从几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出玛雅人与中国人关系的蛛丝马迹。

  文字:玛雅人使用象形文字,文字的发展水平与中国的象形文字很相近,但符号组合比汉字还复杂,至今尚未有人能完全解读。 艺术:以袋足彩陶罐袋为例,罐上的乳状袋足和鲜艳的色彩,以及对比强烈的红、黑色几何图案非常醒目。目前考古学家发现,乳状袋足是中国史前陶器中最有特色的器形,但它竟然在美洲多支印地安民族的陶器上可以看到。 玉器:玛雅文物中有很多是玉器,在世界上只有中国人和美洲玛雅人两个民族,喜爱玉石并且具备精巧的玉器雕琢能力。更为巧合的是这两个民族都有把玉与生命、繁衍连系起来的信仰,有些玛雅玉器竟与江南史前文化─良渚文化的玉饰惊人的相似。 信仰:玛雅文化中的羽蛇神形象与中国腾云驾雾的龙有些相像。玛雅壁画上的羽蛇神头像、玛雅祭司所持双头棍上的蛇头雕刻也接近龙头的造型。除此以外,玛雅人对于羽蛇神,和中国人对于龙的祭拜,都与祈雨有关。 人种:从人种学上来看,玛雅人和中国人都有明显的蒙古人种的独有特徵,而且研究证明玛雅人与中国人的掌纹线极为近似。 太极图:在玛雅的废墟中,竟发现与中国一样的太极图,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阴阳鱼”。

神秘的文物

火箭浮雕

  考古学家在谜一般的玛雅遗迹中搜寻多年,找到许多玛雅的文物,其中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其中的涵义。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识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非常的接近。

  一九四八年到一九五二年间,墨西哥籍考古学家路利教授 (Alberto Ruz Lhuiller)在巴伦杰神殿的“碑铭神庙 (The Temple of The Inscriptions)”中,发现在巨大石室的墙上刻有九位盛装的神官,及一位带有奇妙头饰的青年浮雕。经过仔细地观察,发现这个浮雕与现在的太空船十分相似!浮雕中的图画,画着一个青年正在操作一台机器,这个机器的前端是流线型的,看起来十分精密复杂,还有类似仪表的东西。青年头戴头盔,头盔上有两条管子接着。他弯着腰和膝盖。双手正在操纵着一些操纵杆,位置较高的一只手正在调节把手般的东西,较低那只手的四根指头,在操纵类似摩托车把手般的控制器。双眼前视。左脚跟搁放在有好几道槽痕的踏板上。操纵者后面有个类似内燃机的设备。内燃机箱后方可以看到有火焰喷出。

 

 

图片 4 

  玛雅碑铭神庙的浮雕中,刻画了一个带头盔的青年,正在操作一台类似飞行器的机器

  路利教授在巴伦杰神殿所发现的浮雕和玛雅碑文有密切的关系。被解读出来的碑文中,一节这样描述“白色的太阳之子,仿效雷神,从两手中喷出火……。”怀疑的人会说,这段恐怕是古代玛雅人对太阳崇敬所想像出来的情景。但是根据路利教授所发现的石雕,及碑文中所记载的那节却是“真实”。

  仔细想想,这个浮雕看起来与登陆月球的登月小艇真有几分类似呢。如果这张图真的是当初玛雅人照着他们建造的机器画的,那么他们已经具备从事太空探险的能力。也许那些精密的历法,正是遨游太空的玛雅人所需要的。

水晶头颅骨

  一九二七年在中美洲的贝利兹(Belize)的玛雅遗迹中发现的水晶制成的头颅骨就更令人叹为观止了。这颗水晶头颅骨完全以石英石加工研磨而成,大小几乎和人类的头颅骨相同。高一二ܮ七公分,重五ܬ二公斤,是依照一个女人的头颅骨所雕成。

 

 

图片 5 

  玛雅人依照人的头骨所雕成的水晶头骨,展现了成熟的解剖学与光学技术。并且利用了某种现在科技仍未掌握的碰撞技术所制成(图片提供:“水晶头骨之谜”的作者Chris Morton & Ceri Louise,中文版由Shanghai Bertelsmann Culture Industry出版,简体中文版由Current Affairs Publishing House出版)

  从照片看起来这头颅骨不仅外观十分逼真,而且内部结构都与人的颅骨骨骼构造完全相符。其工艺水平极高,隐藏在基底的菱镜和眼窝里用手工琢磨的透镜组合在一起,发出眩目的亮光。

  我们知道,现代光学技术产生于十七世纪,而人类准确地认识自己的骨骼结构更是十八世纪解剖学兴起以后的事。这个水晶头颅骨却是在非常了解人体骨骼构造和光学原理的基础上雕刻成的,玛雅人是怎样掌握这些高深的解剖学和光学知识的呢?

  还有,水晶即石英晶体,它的硬度非常高,仅次于钻石(即金钢石)和刚玉,用铜、铁或石制工具,都无法加工它。即使是现代人,要雕琢这样的水晶制品,也只能使用金钢石等现代工具。经研究证实,此水晶头颅骨是利用某种碰撞力量雕刻成的,但现在科技仍未掌握此技术。

  从这个奇异的水晶头颅骨来看,玛雅人掌握的工艺技术,相当高超。现代人引以为傲的工艺技术跟这个水晶头颅骨比起来,真是黯然失色!

  以现代的科学理论与技术发展速度来看,我们恐怕至少还要五十或上百年才跟得上玛雅人的科技水平呢!

上一篇:海权兴衰与大国兴衰,中国崛起之路不能忽略海权 下一篇:没有了